从发售 AF-1 探讨权志龙 PEACEMINUSONE 的定义?


如果让你选择一个关键词来形容 11 月的球鞋市场,你首先想到的是?对于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球鞋玩家来说,首选一定会是几乎「人手一双」的 Nike Air Force 1 。无论是 CLOT x Nike Air Force 1「蓝丝绸」,或是前日刚刚「洗劫钱包」的Travis Scott x Air Force 1 ,都使得这双经典的「空军一号」成为如今市场上最具人气的存在。

Travis Scott x Nike Air Force 1 | Via Nike

「躲过了倒钩和 Yeezy ,却没能逃过 Air Force 1 。」诚然,空降 11 月的这场「空军一号风暴」至今还在演进,一双能够与「蓝丝绸」、Travis Scott 联名同台竞技的全新 Air Force 1 于今天「到达战场」,它正出自顶级流量艺人 G-Dragon 单位 —— PEACEMINUSONE 之手。

Via instagram @xxxibgdrgn

PEACEMINUSONE x Nike Air Force 1’07「Para-noise」早在今年 8 月就已在社交网络上曝光,在「普款」黑/白配色发售前,PEACEMINUSONE 品牌官网及 Nike SNKRS 韩国区则抢先带来一双「红钩」限定,「秒速售罄」的发售反响也是各位的意料中事。

Via PEACEMINUSONE

黑白撞色」配置自然不是这双 PEACEMINUSONE x Nike Air Force 1’07「Para-noise」的唯一卖点,如果对 PEACEMINUSONE 再多一点了解,你的目光自然会被鞋舌部分的「雏菊」刺绣图案所吸引,联想起那个 PEACEMINUSONE 背后的人 —— 权志龙。

Via instagram @xxxibgdrgn

2013 年,你是否预见了 PEACEMINUSONE 的诞生?

2006 年时,许多人都仅以「刚刚出道的 BIGBANG 组合队长」这样一个韩国明星的身份来看待权志龙。不过在 BIGBANG 红遍全球的十年中,权志龙自身所具备的「潮流 icon 属性」也在日益放大。

权志龙上脚 Tom Sachs x Nike Craft Mars Yard | Via kstar

但权志龙潮流事业的开端 —— PEACEMINUSONE 的成立,却早于 2013 年举办的《G-Dragon SPACE 8》个人展示会中就初露端倪,PEACEMINUSONE 现今的品牌 logo 亦首次亮相于世人面前。关于这个 logo 的意义,可以从许多角度出发解读:「由字母 G+D 所组成」、「和平反战标志去掉一部分」、「权志龙的幸运数字 8 在时钟上的位置」……当时并没有人想到,这个表义复杂的 logo 在暗示着一个「现象级」单位的问世。

权志龙出席《G-Dragon SPACE 8》个人展示会 | Via Twitter @G-DRAGON

2015 年,权志龙合作多位艺术家,旨在通过艺术与大众文化上高水平的融合达到让大众更加亲近艺术的目的,在首尔市立美术馆举办了名为《PEACEMINUSONE:Beyond the Stage》的艺术展览。在这次展览中,权志龙首次面向大众阐述自己心中的「PEACEMINUSONE」概念:由 PEACE 、 MINUS 、ONE 三个独立单词组成的「乌托邦与现实世界的交叉点」,不仅是权志龙个人想象中的世界,亦是其对于个人艺术、设计风格的诠释。

《PEACEMINUSONE:Beyond the Stage》 | Via Bigbang music

一年之后,由权志龙主理的周边单位 PEACEMINUSONE 推出了其首波作品,以连帽卫衣、T 恤、鸭舌帽等 Streetwear 常见单品作为款式。品牌 logo 以及带有删除字符样式的「PEACEMINUSONE」则成为贯穿这一系列印花图案。设计足够简约,不过价格却一点都不「简单」,一款附带「PEACEMINUSONE」刻字加持的长尾夹亦要 200 美元才能购得,这一操作为 PEACEMINUSONE 与权志龙本人招来了众多争议。

Via PEACEMINUSONE

这一系列单品的市场反响如何呢?如果你经历过 Supreme 的「周四见」,你应该对那种「一旦刷新全网皆空」的场面深有体会,PEACEMINUSONE 的发售反响亦是如此。如此卖力支持 PEACEMINUSONE 的朋友,大多数则是权志龙与 BIGBANG 的粉丝。

初探潮流市场并大获成功后, PEACEMINUSONE 像启动了「开挂模式」一样,在 2016 年及 2017 年相继携手法国时尚名所 colette: 及权威时尚杂志《VOGUE》推出合作系列;与 Yoon 旗下品牌 AMBUSH® 打造联名 Denim 单品,并由知名摄影师荒木经惟掌镜该系列 Lookbook 。一时间,PEACEMINUSONE 与权志龙在潮流圈内风头无两。

PEACEMINUSONE x colette exclusive capsule collection 2016 | Via Hypebae

PEACEMINUSONE x《VOGUE》Korea 2017 | Via HYPEBEAST

另一方面, PEACEMINUSONE 接连于首尔、迈阿密、大阪及香港四座「潮流地标」城市开办 Pop-Up Store ,抓住 「地区限定」 的噱头使得品牌人气再度攀升。对于一直支持权志龙与 PEACEMINUSONE 的粉丝来说,「世界巡回」 般的 Pop-Up 限定活动则成为集邮、打卡的新地标。

不过在 2018 年末,PEACEMINUSON 的发展却随着主理人权志龙的入伍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期」。在此期间,PEACEMINUSONE 鲜有新品出炉,与权志龙私交甚好的藤原浩则在今年 4 月带领旗下品牌 fragment design 助阵 PEACEMINUSONE ,尽管在二级市场上依旧存在炒卖价值,但综合过往看来,「权志龙缺阵」显然对于 PEACEMINUSONE 的发展有着一定的影响。

PEACEMINUSONE Pop-Up Hong Kong | Via HYPEBEAST

fragment design x PEACEMINUSONE | Via HYPEBEAST

如何看待 「Para-noise」 ?

我们再次得见 PEACEMINUSONE 的名字重回「潮流热搜榜」, 靠着 PEACEMINUSONE x Nike Air Force 1’07「Para-noise」的发布,这双球鞋也是今年 10 月权志龙回归后, PEACEMINUSONE 的首作。评价一双球鞋时,首先需要考虑的因素自然是其「整体设计」,而并非只把焦点放在「由谁设计」之上。

如同文章开篇所言,由纯黑色组成的鞋面部分搭配白色 Nike Swoosh、中底,这双球鞋给人的第一眼感觉并非「华丽、吸睛」。但仔细观察时,我们会发现这双球鞋的鞋面并非以 Air Force 1 系列球鞋惯用的牛巴革材质打造,「酷黑外观」实则由可刮去的涂层材料呈现。去掉这层「保护色」后,绚烂的涂鸦鞋身则将显露其「庐山真面目」,这一部分的设计亦取材于权志龙本人的艺术作品。

这一设计无疑是 PEACEMINUSONE x Nike Air Force 1’07「Para-noise」鞋款的最大看点。从 Nike SB Dunk x Air Jordan I「LA to Chicago」,到 CLOT x Nike Air Force 1「蓝丝绸」,「刮刮乐」的方式设计所获得的高人气可谓毋庸置疑。「Para-noise」鞋款的「刮刮乐」设计不同于上述两种,涂层材质凝固后硬度相对较高,剥离难度较小,但这样也会造成「穿久了自然脱落」的意外,尤其是穿着时常需要弯折的鞋头部分。

该鞋款的鞋舌、鞋侧 Nike Swoosh 部分均以颗粒感十足的荔枝皮革塑造,即使保留黑色鞋面,也能够感受到由不同材质拼接所带来的丰富层次感。鞋舌前端、特殊标签处的「雏菊」图案亦是权志龙的艺术创作之一,这一能够代表主理人的设计日后亦会多次出现在 PEACEMINUSONE 将来的作品中。

紧接着则要说到这双球鞋中底、外底部分看似随意的擦色设计,在自带做旧效果的同时,也暗示着这双球鞋的「另有玄机」。另两处可以呼应内层涂鸦鞋身的细节,则是以扎染手法、多重饱和色彩构建的鞋垫部分,以及拿到这双球鞋时,初入眼帘的鞋盒部分。其夸张、狂放的艺术感让人联想到权志龙在入伍前为 Emotionally Unavailable 主理人 KB Lee 独家打造的 Air Force 1 。

同时,该鞋款在细节上的「再创造」亦无法忽视。拆开第一层包装时,将「Just Do It」字样改换为韩文呈现的独特包装纸想必已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许多联名作品都会将双方品牌 logo 印于鞋垫部分,但这双「Para-noise」却反其道而行之,你能够找到「PEACEMINUSONE」地方则是靠近脚踝的鞋帮内侧。

无论是加入剥离结构的鞋面、或以擦色手法打造的底面,其本源均是权志龙在艺术创作上的高度自由感。就如其在《PEACEMINUSONE:Beyond the Stage》展会时所言一般,采取将艺术融入大众文化之中的方式,为消费者们带来独特的艺术创作体验,相信许多热爱球鞋的朋友亦是因此「怦然心动」。

这双鞋所获得的高人气无疑再次坐实了 PEACEMINUSONE 在潮流圈子中「顶级流量」的身份。开篇之时,我们曾抛出一个问题:「这双球鞋凭什么那么火?」相信屏幕前的你现在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的确,「Para-noise」鞋款乃至 PEACEMINUSONE 的人气,大多数都来自主理人权志龙。作为 BIGBANG 组合成员出道的权志龙,自身也有着庞大的粉丝基础。在权志龙进军潮流圈后,以权志龙为中心的「粉丝经济」同样突破次元壁、成为了让 PEACEMINUSONE 在潮流圈中如鱼得水的中坚力量。

Via Koreaboo

当下,许多高话题度的明星都在发展自己的周边产业,「粉丝经济」对于其是否能够站稳脚跟、持续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力。不过由这些「明星」所打造的作品,审美价值又是否能匹配其市场价格与人气?情况似乎因人而异,并不是所有明星主理人都做不出真正的「设计」,可是纵观大环境,难免也会出现「仅为盈利,不论设计」的例子。然而,「这样的粉丝经济」也似乎在教育着人们「为偶像直接买单」的消费主义,缺乏理性的消费判断,这成为了如今圈内另一部分年轻人极力排斥的主因。

但不同于仅作为「爱豆」存在的明星主理人,权志龙在艺术造诣、穿搭造型方面也确实使其受到了众多潮流时尚机构的青睐,为其带来了登上《VOGUE》、《DAZED》等圈内权威杂志封面的机会,这些非比寻常的认可绝对是不可置否的。

Via《 DAZED》

Via《VOGUE》

虽然在通常意义上,我们习惯性地将 PEACEMINUSONE 称为「潮流品牌」,但拿 PEACEMINUSONE 与真正的品牌相比,实际上却有所不同。能被视作一个「品牌」,其存在就算褪去了主理人、设计师的名衔后,仅依靠其设计自身也能表达品牌所代表的概念意义或文化;品牌能够通过作品为自己发声,而并非其他因素。而在 PEACEMINUSONE 的发展历程中,始终处于核心地位的有且只有权志龙本人,如果没有「权志龙」这个标签,我们很难找到另外的关键词来描述、概括 PEACEMINUSONE 的精髓所在。

权志龙上身 PEACEMINUSONE x AMBUSH | Via HYPEBEAST

比起「品牌」,PEACEMINUSONE 的定义也许更偏向于「merchandise」,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周边商品。这种以主理人作为核心的单位并不是潮流圈中的个例,我们熟悉的藤原浩,其设计单位 fragment design 就拥有类似的意义,完全依附在藤原浩的名声以及个人品味之上:依靠藤原浩在圈内的巨大影响力、能够代表品牌的「双闪电」logo 成为了潮流圈之中高人气、高热度的存在。在藤原浩自己的概念中,fragment design 也不能被称作为品牌。

藤原浩、权志龙友人合影 | Via instagram @fujiwara hiroshi

无疑,推动偶像「merchandise」有力发展是来自「粉丝经济」的结果,基本上就是这双 Air Force 1 迅速走红的原因。但这种走红模式是褒是贬,实际上完全取决于偶像自身的审美品味,是否丰富多元且具备启发性,而非一味的灌输粉丝「自己的名字及肖像」。可以看到,虽然 PEACEMINUSONE 依然主要由权志龙粉丝来买单,但从这双鞋子以及 PEACEMINUSONE 过往的一些动态、事件中来看,实际上我们还可以看到权志龙为他的追随者带出了一定的艺术审美导向,然而在这么多建立于「粉丝经济」基础上的偶像个人单位中,PEACEMINUSONE 确实有它可圈可点的地方。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NOWRE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