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鸦大师凯斯·哈林如何将纽约变成他的画布


凯斯·哈林(KeithHaring)和一幅他标志性的吠犬形象画作,1984,照片:杰克·米切尔

凯斯·哈林虽然已经逝去,但他那充满欢乐的街头艺术作品仍然一如既往地受到人们的认可和追捧,即便对于那些从未进入过美术馆甚至从未听过他的名字的人来说,他的街头艺术形象都是为人所熟知的。哈林打破了高雅艺术和街头艺术之间的鸿沟,他把街头艺术带进画廊,同时也把美术带到了街上。他把地铁站改造成画廊,又把画廊改造成夜总会。在英国,他激发了无数艺术家的灵感,甚至影响了锐舞文化(rave culture)和酸性浩室舞曲(Acid House)。

凯斯·哈林,Tuttomondo,1989,比萨壁画

哈林1958年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雷丁市,是四个孩子中的老大。他的父母和蔼可亲,同时也很传统。他的母亲是一位家庭主妇,父亲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工作。这是一种舒适、保守又有教养的家庭环境,是符合美国梦的家庭的典范。小时候,哈林喜欢和父亲一起画动画片,这也是他一生都保持着这种大胆而简单风格的来源。十几岁的时候去参观华盛顿特区的赫斯霍恩博物馆是他的一个重要的灵感来源。他看到安迪·沃霍尔的一些作品,并决定成为一名艺术家。哈林接受了父母的建议,去匹兹堡的艺术学院学习平面设计,但他很快意识到他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艺术家,而不是商业艺术家。他放弃了这门职业课程,在克莱和杜布菲特等画家的启发下,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并19岁的时候在匹兹堡的一家画廊里举办了他的第一场个人画展。

凯斯·哈林,《快点!》,1986,海报,基思哈林基金会,巴黎

凯斯·哈林,《无题》,1983,木刻,凯斯·哈林基金会

在他20岁时,哈林搬到了纽约,并就读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这里最吸引人的是城市。这是唯一一个能让我兴奋起来的点”他说。几个学期后,他放弃了在SVA的学习,把注意力转向了一块更大的画布:纽约的街道和地铁墙壁。

1979年的纽约与2019年的纽约大不相同。当时,这座城市是一个萧条、衰败和危险的城市,但就像战争期间的柏林一样,这同样使它成为艺术家们活跃的地方。公寓、工作室和画廊的租金很便宜,城里到处都是创意十足的年轻人,他们对犯罪和肮脏并不在意。哈林在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安家,这也是当时的纽约城最为混乱和放荡不羁的地方。

哈林与其他艺术家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与城市及其居民进行直接接触。他不把自己的作品局限于画廊,而是像一个街头涂鸦艺术家一样工作,把自己的标志性设计留在全城的各个公共场所,就像神秘的街头艺术家班克斯(Banksy)在英国所做的那样,“观者与我的作品的互动,以及作品引发他们的思考,远远大于我的作品本身存在的意义。”

凯斯·哈林,《无题》,1983,篷布上的乙烯基漆绘画,凯斯·哈林基金会

凯斯·哈林于1987年8月20日在曼哈顿克拉克森街和第七大道150英尺高的墙上绘制了一幅壁画

哈林的街头艺术使他出名,他被邀请在著名的画廊展览,但即使是在这些传统的空间,他也采用了非传统的展览方法。他不是简单地把画挂在墙上,而是把画画在墙壁、地板和天花板上。他与著名DJ们合作,他在夜总会里的展出和在画廊里的一样多。他那激动人心的绘画捕捉到了舞蹈音乐的狂热能量。他和吉恩·米歇尔·巴斯基亚特等时髦的年轻艺术家一起出去玩,因此他也同样熟悉俱乐部的场景。

《东京流行商店(容器)》是凯斯·哈林的一项艺术创作,2013年在巴黎的森夸特艺术中心展出

纽约蓬勃发展的同性恋地下组织也是这段时间使这座城市变得如此特殊的原因之一。对于哈林来说,纽约也是他可以自由表达他的性取向的地方。他过着解放的生活,这种解放的感觉在他的绘画中得到了体现。“性的能量可能是我感觉到的最强烈的冲动,远超出艺术的冲动。”他说。他的艺术并没有受到同性恋的限制,相反,这给了他的作品一种世界性的吸引力。哈林的艺术形象既容易享受又容易理解,没有界限。

他在日本很同样很受欢迎。同样他在整个欧洲都受到了欢迎。他在柏林墙上作画,他的艺术充斥着20世纪80年代的性感和平易近人,他在纽约和东京开办了流行商店(Pop Shops),个性鲜明的婴儿和吠犬的图案印在各种商品上。像他的偶像波普艺术的领袖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一样,他对于自已艺术的商业品牌化毫不犹豫。

Joseph Szkodzinski,凯斯·哈林,1982年6月12日在纽约中央公园举行的无核集会上分发无核海报

政治激进主义在哈林的艺术创作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被迫为自己的一代人代言,他的作品回应了20世纪80年代的许多流行问题。他在他的《吸毒等同发疯》(crack is wack)壁画中关注了毒瘾和纽约市的快克可卡因流行,如今这幅作品成为了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里程碑。他在南非的自由海报上画了一个黑色轮廓的男人践踏一个白色轮廓的男人,并且这个男人脖子上套着一个套索,他通过这幅作品公开反对种族主义和种族隔离。他用宣传安全性行为的海报来鼓励人们认识和预防艾滋病,1982年,在一次反核集会上,他制作了20000份供自由分发的海报。

在哈林30岁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艺术家之一,但在1988年,他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在今天,通过正确的治疗,他的病情完全可以得到控制,但在那时,这就相当于是一个死刑判决。哈林知道自己的生命只剩下很短的时间,但面对死亡,他很平静。”他说:“我刚刚出柜(公开性取向),这对每个人来讲都是一段狂野的日子,我不患病那就没人会患病了,所以我清楚知道自己的患病只是时间的问题。”

哈林的最后几年是他最高产的几年。他人生后期的一些作品主题更加黑暗、更加复杂,但他从未失去过生活的乐趣。他说:“与一种致命的疾病一起生活会给你一个全新的人生观。”我从小就知道我会比一般人更早的死去,但我以为这会是一个很快的过程,是一场意外,而不是一种疾病。我把每天都当成生命的最后一天来活,我依然热爱生活。”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艺术中国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