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key King:执着和乐观铸就街舞梦想


Red Bull BC One被誉为一对一Battle最高殿堂,今年将于11月9日在印度孟买举办世界决赛。登上World Final舞台是全球BBOY的梦想,而今年首次有台湾地区的BBOY获得外卡资格,他就是来自嘉义筑梦者(Dream Runnerz)舞团的Bboy Monkey King小猴子。他将成为世界决赛16强选手,参战决赛。

Bboy Monkey King 小猴子,12岁开始接触Breaking,擅长Power Move,经常以不同招式配合爆发力,创造出变化多端的各式大单抛成为其代表作。Bboy 小猴子曾参加《热血街舞团》,他是鹿晗王嘉尔战队成员。

下面是摘自redbull.com官方网站的采访,文章由Jackyburnz编辑。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Bboy Monkey King在舞蹈历程上有哪些重要转折点? 他如何一步步实现自我,走向世界舞台? BBoy带给他的梦想有多大?

Q1:简述自己的跳舞历程,何时开始接触舞蹈? 是什么原因开始跳舞?

Monkey King小猴子: 我是12岁时开始接触的,那个年纪的我很喜欢打电脑,有天我和朋友们打完电脑后,我们到一所国小打篮球,在玩乐的过程中突然有人开始玩倒立,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这是Breaking,直到玩了一阵子之后才知道这是街舞中的Breaking。 接触Breaking的我当时才国一、国二年纪,我觉得我自己和同龄的人相当不同。 我的兴趣渐渐的从喜欢打电脑、打篮球,转变为每天去练舞,并且相当执着。 当时只有12、13岁的我能够拥有这样执着的目标,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使我在日后对Breaking越来越着迷。 我希望可以让更多人发现我的不一样。

Q2、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对Power Move的天分?

小猴子: 在我还没有进筑梦者前,已有许多人认为我有天份,但我认为这些都不算天份,那些成果都是我后天努力的成果罢了,直到我加入筑梦者,理解筑梦者的教学系统,也开始接触更多学生,我发现我的身体跟别人的确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我发现我肌肉的爆发力跟我的团员或我接触过的学生相比的确较为突出,团长哈利也肯定我在爆发力方面的天份,因此他常鼓励我针对自己身体擅长的地方做更多延伸的东西。 过往的我是个迷惘的人,常常抓不到自己的方向,看到什么东西、看到谁我就想跟着练,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的招式或风格是透过他们的天赋所衍伸的,是哈利点出了我的天赋,并且引导我衍伸出我的风格和招式。

Monkey King

© GARRET CLARKE

Q3、觉得自己的过人之处是什么?

Monkey King小猴子: 我认为是我的爆发力,我很开心我的招式配合我的爆发力,可以做出世界上稀有的招式。 当然自己的过人之处及喜好的风格是需要透过一段时间找寻的。

Q4、自己最得意的代表作是什么?

Monkey King小猴子: 我认为是我的大单抛,在全世界有许多BBoy人口里,台湾也有如此多大单抛的角色,但我自己却可以做到八个以上的大单抛变化,这是少有人能做到的,为此我自己非常自豪,甚至有种“这个招式为我而生”的感觉。 当我会了大单抛后,经过哈利几次的指导,我开始做出了几个大单抛变化,连我自己都吓到。

Bboy Monkey King© GARRET CLARKE

Q5、最启发你的一位台湾舞者及一位外国舞者分别是谁? 他们在哪些部分启发你较多?

Monkey King小猴子: 最启发的一位台湾舞者,就是我的团长-哈利,他启发我对于实践梦想的可能性,从我们举办第一场城市捍卫赛,观众不到100人,到我们举办嘉义VS纽约,观众数量暴增至3,500人,加上自己现在即将代表台湾地区参加Red Bull BC One世界决赛,让我发现梦想好像慢慢照着蓝图一步步实践,这些是哈利所启发我的。 启发我的外国舞者的话有两位,一位是Dyzee,他给了我们许多国际视野及世界观,不论是教授我们过往的舞蹈文化历史,或是为我们分析现今的国际情势,给了我们一个能与世界匹敌的心态。 原本就认为外国月亮并没有比较圆的我们,透过Dyzee的教导,更加让我们知道确实是如此。 受哈利跟Dyzee的启发后,我们能以正确的心态到世界比赛,每一次我们都能得到不错的成绩。 另一位启发我很多的外国舞者是Lil G,从高中时期开始,我就受他启发许多,在他全盛时期时他的力量、难度、音乐性…等综合条件,他几乎可称为当时最强的大地板好手,我有许多动作都是学习他的,我也因为学习他的动作而启发了许多更难的东西。

Bboy Monkey King & Bboy Harrien

© GARRET CLARKE

Q6、你认为成为顶尖的舞者,需要付出怎么样的努力?

Monkey King小猴子: 我认为可以从两个层面来谈这个问题,身体层面,你的身体必须忍人所不能忍的辛苦,以我每日的生活来作为例子,我白天有一些例行的行政工作要完成,晚上还要教课,忙碌了一整天在身心灵疲惫的状态下,还必须带着这样的劳累进入高强度的训练,所以如何忍住这些疲惫并做出一般人无法做出的努力很重要;心理层面,我认为必须要有能接受各种评论的心灵强度,无论是来自前辈、同辈、晚辈、学生、团员…等的评论,要有能接受各种评论的心胸,并且保持正向乐观。 有人评论代表有人关注你,如果他评论的是对的,就代表自己有尚有进步的空间,如果他只是个酸民,那自己也不需要太在意。 受到任何打击和挫折都不应该摇动你想要变强的心,并且要想办法实践它,最后你才能成为顶尖。

Bboy Monkey King© GARRET CLARKE

Q7、在你的跳舞生涯中,最艰辛的一件事是什么?

小猴子: 我发觉我们团队有一个特色,就是苦中作乐,现在看三年前困难的事,就发现好像没有那么难,例如以前我练舞的环境很恶劣,旁边还有人会抽烟,地板也很危险,练个侧头刷可能会破头流血。 那时候的我们不会因为这些因素而抱怨,反而以此作乐,我们会说“好啊,现在不能练侧头刷,那我们就来练肘定,我们的肘定一定会变成世界最强”或是像现在教室的行政工作忙起来以致压缩练舞时间时,我也会开玩笑的说“没关系,我现在充实自己,以后你们就都追不上我了”以这样轻松正向乐观的态度来面对困难,再艰难的事情都难不倒你了。 我受伤的时候也是,左手受伤时就练右手、右手受伤时就练头、头受伤就练脚,我从来不曾因为自己受伤就中断练习。 现在的我不能很确定的跟大家说我是因为喜欢舞蹈的热忱驱使着我前进,但是我心中的梦想很明确,所以因为这些梦想让我拥有很大的动力前进。 例如:参加Red Bull BC One比赛、或是跟着我的团队一起创造许多巅峰,这些都是我的目标跟动力来源。

Q8、你如何看待台湾舞蹈在国际上的实力水平?

Monkey King小猴子: 我认为台湾地区许多顶尖舞者实力并不输给外国舞者,但或许是亚洲礼教文化使然,使台湾人自带一种谦卑感。 许多人去外面比赛的心态是“我只是想添加自己的经验”或是“太强了,世界太强了,我跟不上”我认为这些想法和言语都会影响自己和世界角逐的决心。

哈利: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帮小猴子补充一下,我想这些观念应该是我给予我们团队的想法。 首先,一颗谦卑的心并不断检讨自己是一定要的,但我们在尬舞的时候绝对不能有输给对手的心态。 当然我们知道站上世界舞台时,对面所站的都是麟毛凤角的高手,但既然我们也都出去比赛了,我们也站上了同样的舞台,也是世界高手的其中一人,应该展现出世界强者的气度和格局,不该认为自己会输给对手。 我们一开始出去比赛也都是想说“学个经验啊,赢个一场就好”直到后来我们的观念变成“我们出去比赛就是要赢,没有赢就是丢脸”可能许多人会认为我们这样想很狂妄,但我们这样的想法是想慑服更多观众,让更多人相信我们的实力,也让更多人相信自己如果愿意努力,也能有这样的成绩,而不是还没有起跑前就一味羡慕别人。

Monkey King in Studio Session© GARRET CLARKE

Q9、怎么看待BC One这项赛事?

Monkey King小猴子: 2015年我曾经参加在新生桥下举办的Red Bull BC One Cypher,但是那时候并没有晋级。 在我小时候,就一直对两个舞台保持憧憬,个人赛的最高殿堂就是Red Bull BC One,团体赛的指标赛事是BOTY。 而我如今居然被选上参加Red Bull BC One世界决赛,象征我也是今年全球16强高手之一,非常荣幸成为所谓台湾地区第一个站上这个舞台的人。 我认为我自己如果表现得好,未来将会有更多台湾的高手有更多机会站上这个舞台。

Q10、本次参加BC One对自己的表现有什么样的预期或目标?

Monkey King小猴子: 我对参加个人赛相当没有信心,但是谢谢团长哈利一直鼓励我,让我知道在这么大的舞台上我必须毫无保留的展现我的特色并且坚持做我自己,我希望这次可以让世界记住筑梦者并且记住我,台湾地区已经有了第一位BBoy踏上去了,就像哈利跟我说过,我不一定会拿到冠军,但是我一定要是被大家记住的那一位。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街舞爱好者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