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聊DJ播放音乐是否应该“为了主流而主流”


我们总是希望在主流和地下之间找到平衡点;在同化与艺术之间找到平衡点;在商业与文化之间找到平衡点,尽管众口难调是不争事实。归根到底,主流不是一个贬义词也不是一个褒义词;地下不是一个贬义词也不是一个褒义词;被误用的“非主流”则是另一概念。

图片来自微信朋友圈

在这个每一名DJ/制作人都能靠流量变现的时代,只要你在某种曲风内有足够的影响力,一次演出报价几十万人民币不成问题。哪怕只是Instagram上有5万粉丝的、没有前例条件那么出名的Bass艺人或者Hardstyle艺人,演出费在4~5万之间也算是一种市场价了。

图片来自Instagram

也正因出名以后的DJ/制作人的确不愁赚钱(部分几千粉丝和知名度一般的DJ/制作人吃不饱饭的问题不赘述,但其中也有很多靠资历和成绩月入十万的例子),太多太多DJ不是因为喜欢音乐、真正将这个行业作为梦想而入行,单纯为了吃饭而吃饭的DJ不计其数。

图片来自Instagram

所以,在播放音乐这一方面,也有太多人“为了主流而主流了”。什么是“为了主流而主流”呢?我们不指名道姓,但举几个例子,在DJ Mag百大DJ排行榜这张在欧洲口诛笔伐、在亚洲假誉驰声的榜单,还真是有不少一辈子缺乏主见,沦为赚钱工具的人设。

图片来自Instagram

当Big Room House“最主流”、“最受欢迎”的时候,他们专门放Big Room House;当Trap“最主流”、“最受欢迎”的时候,他们专门放Trap;当Future Bass“最主流”、“最受欢迎”的时候,他们专门放Bass。似乎他们永远都是主流趋势的傀儡……
当然,我们说的不是所有人,而是说的的确确有许多这样的人存在,而且笔者也不存在鄙视这类DJ的意思——毕竟他们赚的钱可比我们这些做新媒体、领工资的人多得多。即使我们为文化做出再大的贡献,不投靠商业,也只会沦为公益,更何况是工作室运作项目。
但事实上,任何音乐风格都有它们的魅力,不光电子音乐、跳舞音乐门下的上千种子类型各有特点,即使是电子音乐以外的流行音乐、古典音乐甚至是早期远古人音乐和民间音乐,都有不少可圈可点的特殊音律。媒体需要去捕捉它们,DJ也有了解和分享它们的职责。

图片来自RA
同样,笔者再抛出相反的一个问题——简聊DJ播放音乐是否应该“为了地下而地下”。这可能是属于以后《电子音乐资讯》的次条文章的话题了,但现在还是可以提提。除了有许多人紧随主流趋势,什么流行化放什么以外,也有不少DJ持反主流的态度,逆道而行。

图片来自Instagram

当Trap火了以后,他们就再也不放Trap;当Future Bass/Future Beats火了以后,他们就再也不放Future Bass/Future Beats;当Grime火了以后,他们就再也不放Grime;当Techno火了以后,他们又自创了一个“亚文化逼”的说法放起了Deconstruction Club(常常被缩写成“亚逼”,多数人误解了这个词汇起初的意思)。

图片来自Instagram

只能说这个行业里,什么样的DJ都有,DJ本身就是一种职业名词,它不可能是音乐风格,DJ是人类,不是机器,所以他们所掌控的音乐风格也是自由的。最终,我们由衷地希望,每一名DJ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曲风、独有的现场定位,而不是被趋势牵着鼻子走。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电子音乐资讯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