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书剑恩仇录》里的红花会是金庸塑造最早的一个大帮派,也是他笔下最带有侠义小说色彩的帮派,它上下一心、一团和气。

2011年11月5日,几个臭味相投,对Freestyle技术有浓厚兴趣的小孩在西安百汇市场相遇。

他们想象自己可以像2Pac一样成为饶舌诗人、像B.I.G一样臭名昭著、像Eminem一样无法无天,而说唱就像手中最锋利的剑。

自此,他们承了金庸武侠世界中“红花会”的名字,意为团结坚定、战无不胜。

或许也是从武侠小说中得来名字的缘故,红花会不管有多火,都自带一种骨子里的匪气和傲气。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2008年的西安说唱圈还是音乐厂牌乱战门的天下,当时最潮的年轻人都喜欢聚集在西安小寨的百汇市场。

2010年,二十岁不到的丁飞在这里开了一家专门经营嘻哈服饰用品的店“黑怕不怕黑”,酷爱freestyle的大学生蜘蛛和丁飞就此结识。

二人用出色的表现让还不大的地下嘻哈圈眼前一亮,不少人被他们的实力所折服,其中就包括阿之。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后来,阿之为了学习freestyle技巧,决定向丁飞“拜师学艺”,同时就读于西安音乐学院的富家子弟弹壳也加入了他们的交际圈,红花会早期的雏形就此出现。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 左至右分别是丁飞、蜘蛛、弹壳、阿之

据当年的观众透露,这个还未成型的团体一出现就是地下嘻哈圈强横的存在。

10年8月的IronMic西安分站赛上,丁飞和蜘蛛在四强相遇,他俩各自发挥一段5分钟左右的freestyle,愣是一句押韵没断,从头压到尾,被称为是“前无古人”的级别。

当时的裁判大狗决定破例让他俩双双晋级,最终还做了全国Freestyle Battle比赛史上唯一一次的“三冠”决定(还有一个人是张昊)。

2011年,弹壳发了个人专辑《幻觉人性》,拉了丁飞和蜘蛛组成说唱团体,并借用金庸笔下《书剑恩仇录》的名号成立红花会,阿之作为丁飞的徒弟理所当然的加入。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11月5日,弹壳联合STA、猫扑在西安光圈Livehouse办了一场免门票的演出,并邀请乱战门做嘉宾,这个意为“团结坚定、战无不胜”的红花会正式成立。

在一个月后的Iron Mic北京决赛上,丁飞和蜘蛛走到舞台中央一起摆出了红花会手势,红花会第一次被全国喜爱说唱的观众知晓。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这场battle意义非同寻常,不仅代表着红花会在中国说唱圈的横空出世,代表了丁飞和蜘蛛的兄弟情义,也代表了新老力量的交替。

这次之后,两位红花会的第一代“押韵狂魔”慢慢退下Battle战场,第二年的贝贝一鸣惊人。

2012年9月的IronMic西安分赛上,或许是因为上一届“三冠”的影响,西安半个battle圈的人都来观赛,人气爆棚。

这也是95年出生的贝贝的登台首秀,那场比赛上贝贝战胜了当时西安Battle圈的半壁江山:熊、MC毒、刘柄鑫、小车、门猪,惊艳全场,夺得分站冠军。

关注着这场比赛的弹壳激动的立马找到贝贝:“兄弟你加入我们吧!”

就这样,红花会贝贝成功入伙,不再单枪匹马闯江湖。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2013年,红花会贝贝通过两届地下8英里和铁麦西安站的比赛,成功打响自己的名气。

他在比赛中的大量的押韵,只要火力全开,几乎没有出现过多次加赛的情况,一般最多在三个回合内结束战斗,甚至影响了当时地下中文battle风格。

2014年,被在地下八英里全国总决赛上对战新疆冠军DK时,对新疆表示了足够的尊重,呼吁全国Rapper都该团结,不要拿地图开炮:“排斥新疆的人都是我的孙子。”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 红花会贝贝 图片来源微博

那时候的贝贝整体格局眼界可以说是都上升一层,毫无疑问成为了西安当时最强的Battle MC,在没有《中国新说唱》的2014年,说是享誉全国的说唱圈绝对不为过。

那时贝贝的battle视频红遍网络,被誉为“battle king”,虽然也伴随着很多争议:太过刻意押韵,battle脏话过多……这时贝贝本人和红花会的名声都在地下迅速蹿红起来。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2015年,贝贝邀请低谷期的PG ONE加入红花会,随后小白、DP、“合肥之子”毕冉也相继成为红花会的一份子,红花会的团队实力不断壮大。

此时的红花会已经成为了地下嘻哈圈里绝对绕不开的名字。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2017年《中国有嘻哈》霸屏各大平台,PG One和小白的表现让他们圈粉无数,同时也让红花会的名号传遍中国大江南北,成为中国说唱圈第一个走进主流的团体。

PG One的一句:“中国真正的嘻哈就是红花会”,现在还能感受到他那骨子里的傲气。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同年8月7日,弹壳发了张红花会全家福,PG One还将这一幕称之为“众神归位”。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的确,在这个团队里,几乎每一位rapper都能够独当一面,论流量有PG One,论battle有贝贝,论hook有弹壳、毕冉,论制作有MAI……

这是一个全方位堪称毫无死角的说唱团体。

PG One的出场费从1万飙升到20万,红花会开始去美国巡回演唱,弹壳在台上高喊“China”,也在波士顿、纽约和芝加哥等地献声……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红花会在这半年里发展势头强劲,变得大红大紫,各种演唱会和综艺资源接踵而来。

随之带来的是行业里的各路Rapper从地下来到地上,许多从来不听说唱的人也开始试着听,嘻哈文化开始与主流接轨。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万丈高楼平地起,但被炸掉的那一刻意外的来得特别快。

后面的事儿大家都知道,当时在中国拥有最多粉丝的说唱选手PG One,被扒出了“夜宿门”事件,圣诞夜歌曲被主流话语权媒体名批评歌词低俗,连带整个红花会作品都被大面积下架,同时还惹上了和摩登天空的官司,整整打了一年之久……

连坐的还有同样是嘻哈出身的GAI,他参加《我是歌手》时直接被退赛。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巨大的连锁反应让红花会遭到疯狂反噬,整个说唱圈都受到重创,不过半年而已,红花会从顶峰瞬间跌落谷底。

2018年4月,小白正式宣布退出红花会,队长弹壳用一句“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送行。

金庸的红花会除了自带侠义色彩外,还是反清复明的民间组织。这杆红花会的大旗实在太过招摇,他们害怕再惹事端,求生欲让他们沉寂了一段时间,想要从头再来。

团队的“红花会”名号改名成“GDLFMUSIC”(古德音乐),意为“Good Life”(美好生活),算是表达了他们对未来的美好愿望。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红花会全员改名,首先是battle king贝贝,微博名已经从原来的“红花会_贝贝”更新为了“李京泽GlockieBae”;

而队长弹壳则是从“红花会_弹壳”改为了“弹壳Danko”;

另外毕冉从“红花会_毕冉”改成了“毕冉___”;

DP改成了“SuicideOnThePrivateJet”;

阿之改为了“AZ阿之”;

MAI改为了“Mai_NoTag”;

丁飞直接改成了“2011110520190506520”(红花会的创立到改名时间)

……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今年初,PG One事件慢慢冷却,红花会开始逐渐回温,他们开始办全国巡演,上架炬猩app……

上个周末,他们还参加了AYO音乐节,演出的最后以《forever》这首歌为收尾,试着回归到大众视野。

PG ONE事件并没有让红花会彻底一蹶不振,在各种“不可抗力”下,成员们都肉眼可见的开始转变:他们不想重蹈覆辙,再发生类似事件,连累整个嘻哈圈。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中国新说唱》第三季在爱奇艺有条不紊的开办,网络上的争议也比往年少了很多,但这一切都更像是暴风雨来临前可怕的平静。

紧接着,8月6号凌晨,所有人的微博和朋友圈都炸了,红花会贝贝上了微博热搜。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这可能是对嘻哈圈的又一次毁灭性影响。

着急的Rapper们大晚上被迫营业,主动集中转发央视的新闻话题#五星红旗有十四亿护旗手#,想要扭转大众对嘻哈文化的评价。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PG One事件的连锁反应出现过第一次,那就要尽最大努力不让第二次再出现,队长弹壳说:“因为影响到了圈子和音乐,不想让事情继续发酵了。”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改名为GDLF的红花会正式宣布解散:“我们原地解散,就此消失。”

每个决定的背后都有千言万语的难言之隐,他们明白,饶舌歌手做到最后不是歌有多炸多狠,而是真正对这个文化有奉献,为这个文化的未来而考虑,解散对每位成员,对整个嘻哈圈来说都是件好事。

风雨飘零中的红花会是如何彻底凉掉的?

距离红花会成立八周年还有三个月,这个从地下到地上,从籍籍无名到万人瞩目,再从低谷徘徊逐渐回温的说唱团体还是没有逃过解散的命运,一切付之东流。

和天地会的内忧外患不同,金庸初期写红花会时笔法稚嫩,厉不厉害全靠钦定,最后大事未成,带着红花会众英雄退回新疆,不问中原武林中事。

嘻哈红花会想要靠着说唱纵意江湖,打下说唱圈的天下,但就算改了名也还是和武侠小说里一样,都没逃过瓦解冰消的结局。

这种悲哀的结局,更像是冥冥之中的命中注定,罢了。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果酱音乐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