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卖泛滥的年代 AJ 却迎来了最佳入手时机


相信这段时间身为 Sneakerhead 的各位一定像往常一样没闲着,各种联名、重磅鞋款的发售接踵而至,每天都沉浸在喜悦和悲伤、希望与绝望的交替轮回中吧?然而就在本周六,我们又将迎来一双经典球鞋的发售,在此就不卖关子,没错,就是 Air Jordan IV “Bred”。

(图片来源:Nike)

距离上一次的复刻,已经 7 年过去了。毕竟是 OG 配色,关于鞋子本身的故事,我们都多多少少听说过一些,其本身具有的意义不言而喻。况且,今年是 1989 年以来 Air Jordan IV 诞生的 30 周年,这次的回归设计上自 1999 年以来首次将后跟最原始的 Swoosh Logo 带回,鞋盒也采用了元年设计。在规格上,基本算是有诚意了。

(图片来源:EUKicks)

当然,以上说到的,基本只针对有情怀的那一批 Sneakerhead,如今的球鞋市场今非昔比,二级市场中的炒卖价格往往成为了一双鞋款甚至是整个品牌是否受欢迎的第一准则,这是件挺悲哀的事情,但随着商业化、资本化的逐渐形成,足够现实的同时也的确能反映出一些问题。

说到炒卖价格,不知道你有没有关注这双今日刚刚在 SNKRS APP 上发售的 Air Jordan IV “Bred” 的具体情况。按照以往,这种量级的鞋款在发售之前一段时间各大平台都会早早开启预售,然而到发售临近的这一段时间里,它的价格略有下滑,从 1700 至 1800 元左右,逐渐跌到了近乎于原价,以现在大家的消费水平来看,想要入手并没有什么难度。

(图片来源:StockX)

所以,如果一直可以保持下去的话,就算你在官方的发售渠道并未幸运的抽中它,选择在二级市场入手也几乎能够以一个接近于原价的价格入手,单单以抢手程度和炒卖价格作为衡量标准的话,这样一款 OG 配色可以说并未在市场中掀起太大的波澜,甚至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相比那些联名鞋款,着实有点像人们口中常说的 “倒闭” 了。

实际上,这种情况不单单体现在 “Bred”上,近年来除了 Air Jordan I 的大多数 OG 复刻鞋款都多多少少面临着这样类似的情况,如今这些经典设计的热度正在逐渐走低的现状,相信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官方曾表示未来 Air Jordan 将不会再这样高产,事实真的如此吗?

(图片来源:Sole Collector)

但凡你是一个有着 5 年以上经验的 Sneakerhead,一定都有经历过 Air Jordan 最为火爆的那几年,粗略回想一下,大概在 09 至 12 年这段时间,最夸张的阶段想要原价买到一双正代 Air Jordan 鞋款的任何配色都不是一件容易事。

不过近几年情况完全不同了,大量的配色摆在 Nike 官网和 SNKRS APP 上无人问津,与其他联名款式 1 秒售罄的情况相比,实在有些凄凉。而像是“Bred”这样的经典 OG 配色的情况则要好一些,销量的确不低,但从二级市场上来看却仍然处于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早已不像当年那样是最抢手的款式。

这些 OG 复刻鞋款,大多保持着销量稳定,但热度却不高的状况(图片来源:All About Anthony)

至于 Air Jordan 是如何被一步步挤下神坛的,每个鞋迷心里都多少有些看法,当然品牌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在去年年初, Jordan Brand 总裁 Larry Miller 就曾通过一段发言阐述了接下来品牌的计划与方向,总结起来重点大概有 3 个:

“我们必须弄清楚如何能够重新吸引到那些曾经对 Air Jordan 抱有热情的消费者,以及怎么样保持和年轻人之间的紧密联系”。

“未来将不会再这样广泛的高产,真正找到属于 Air Jordan 的市场定位”。

“一个独家的 Jordan 会员计划正在筹备中,它的特点类似于 Nike 的会员,将一些限量产品独家提供给会员购买”。

Jordan Brand 总裁 Larry Miller(图片来源:Complex)

无论是从宏观角度面临的问题还是具体的对应措施,在 Larry Miller 的这段谈话中都有相应的谈到,不过转眼间 2018 年已经过去了,现在再回头看的话,事实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吗?

社群账号 @J23app 早先曾给出了一份列表,上面收录了 Air Jordan 在 2018 年推出的全部鞋款,经统计总共为 184 双,可以说与之前在款式数量上并未有明显的减少。而到了 2019 年,粗略统计截止到 5 月总共发售了 44 双 Air Jordan 正代鞋款,未来还有目前预计将发售的 58 双,当然,最终的数量一定会比这个数字要多…

有兴趣的话,你可以前往它们的网站上回顾一下(图片来源:@J23app)

至于在整体的货量上,尽管我们无法知晓具体的数据,但拿去年年底最为重磅的 Air Jordan XI “Concord” 来举例,无论是传闻近百万的发售量还是实际的感受来说,似乎并非让人们切身感受到了 “不再高产” 的改变。说到底,其实作为一个本身就有着庞大消费群体基础的系列,单纯的缩减发售货量这一做法在降低市场保有量的同时也会存在很多弊端,首先在产品定位上,OG 鞋款的复刻本身就难以做到真正的限量。

相信各位都有亲身感受,“Concord” 的发售货量绝对不少(图片来源:Nike)

除此之外,在如今的球鞋市场中,影响一双鞋能不能火的因素相当复杂,除了将产量减少,抓住球鞋爱好者们“越难买到的鞋子就越想拥有”的心理之外,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

复刻的模式本身,就存在着一些先天优势和局限性

(图片来源:Nice Kicks)

实际上单单从复刻这个模式上来说,OG 鞋款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先天优势和局限性。先天优势在于,Air Jordan 正代鞋款毕竟是品牌的根基,经典的设计和其所带有的意义是任何一双新推出的鞋款所不能及的,经过几年甚至十几年的铺垫,已经形成了属于自己的文化,不需要进行费力的宣传和营销就已经在 Sneakerhed 们心里有着一定的地位,也正是因此,这些鞋款总有着一批忠实的、有情怀的消费者基础在。

(图片来源:Sneaker News)

而局限性也是相对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球鞋市场的快速膨胀,这部分有情怀的消费者在市场中的比重越来越少,在除去热情已经减退的情况下,经过这么多年的复刻,当时没能入手的遗憾,多多少少已经找回了不少。

况且就现阶段来说,品牌对于鞋子的复刻频率并不低,这很容易造成消费者的疲劳。并非所有 OG 鞋款的复刻周期都会到 Air Jordan IV “Bred”这样长达 7 年之久,如果复刻周期比球鞋的寿命还要短,上一次入手的复刻版本还没淘汰,很难让消费者再次入手一双几乎一样的鞋款。

传闻 “禁穿” 将在今年 “黑五”期间再度回归,距离上一次复刻也仅仅不到 3 年时间(图片来源:Sneaker News)

所以正像 Jordan Brand 总裁 Larry Miller 说的那样,除了弄清楚如何能够重新吸引到那些曾经对 Air Jordan 抱有热情的消费者之外,怎么样保持和年轻人之间的紧密联系才是 Air Jordan 在当今这个时代的首要目标。

不过,复刻经典的这一手法从呈现形式上来说就相对单一,新一代的消费者往往热衷于当下最为流行的鞋款设计,所以它们难以在设计上做出大的突破,自然就在 “老爹鞋”、“户外越野”、“解构”等接二连三的流行趋势中掉队了…而同样会让消费者产生疲劳的还有宣传和营销,说得再简单一点,就是噱头。相比于一些具有各自卖点的新鞋款,经过这么多年复刻鞋款在故事性上早已被榨得一干二净,如此一来就很难在话题上取胜,在 “吸引眼球” 上成为优势的一方。

本是同根生,但有了 Travis Scott 的加持,命运就完全不一样了(图片来源:Nike)

当然,就像上面所提到的。如今一双球鞋到底能不能火起来,其中的因素非常复杂。除了其本身的内部因素之外,整个市场中的竞争也是相当激烈的。

很明显的一点是,各大品牌都在更加频繁地利用联名等手段不断的刺激消费者,几乎每周我们都能迎来不少联名、限量的鞋款发售,比几年前 Air Jordan 最为火爆的那几年要泛滥得多,这点是明显可以亲身感受到的。因此,人们的注意力和购买力都会被分散。另外不可避免的是,如今大多数人更愿意追逐那些更为时髦的设计,而十几年过去还是 “老样子”的 OG,已经无法带来更多的新鲜感了。

(图片来源:Sole Collector)

再说到人们更为关注的二级市场部分,对于更在乎 “价格”和 “收益” 的鞋贩和散户们来说,Air Jordan 的复刻款式由于货量以及受众群体都相对稳定,价格一般也不会有太大的起伏,这也是为何每每发售,各大平台都会提前开启预售的原因,因为每双鞋的情况都不会相差太多。

这样一来,相比于市面上刚刚推出的新鞋款以及一众噱头十足的联名款,Air Jordan 没有太多的涨价空间,自然就不会成为炒卖的焦点了,而没有鞋贩囤货、炒卖,以及散户们的 “投资”,往往就会陷入一种类似于 “马太效应” 的循坏中,难以成为话题中心了。

 

不过说到底,随着球鞋市场的发展以及越来越多人踏入这个圈子,这些复刻鞋款在整体的销量上可能并非真正的减少了,只不过通过二级市场的炒卖价格来看,热度没有几年前那样高罢了。

实际上这才是趋于正常的一种状态,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们常常会抱怨如今的球鞋市场太过浮躁,炒卖现象严重,想入手一双自己喜欢的球鞋比登天还难,但从事实来看,Air Jordan 的经典款式尽管不再是二级市场的宠儿,与之带来的好处,就是让热爱它们的 Sneakerhead 们迎来了入手的最佳时期,当原价入手不再是什么难事的时候,它还能具有如此那般的吸引力吗?这可能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AJ(1)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NOWRE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