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C.E x Nike 中窥见的伦敦地下文化之声


“21 世纪初期,Nike 运动套装加 Nike Air Max 动鞋是伦敦街头的流行标配。十年后,我们创立了 C.E。尽管当时我们远在东京,但是那个时代、那个地方的图片一直被我们留存身边。我们把与 Nike 合作的机会看作是更直接地与这些图片互动的一种方式。某种程度上,我们正在进行时光旅行。与 Nike 的这个合作项目让我们虽然活在当下,却能重新设计我们的历史。” Toby Feltwell 这样解释此番 C.E 与 Nike 的联名。

所以在这一刚释出的合作企划中,我们看到了 Air Max 95 运动鞋、运动套装等归于 “历史” 一边的单品;也能在运动裤膝盖后部添加松紧带使原本廓形变得更加新颖的设计,还有 C.E 的复古未来主义图案、数码印花中感知 “活在当下”。

设计上延续了 C.E 招牌实验风格,将复古感满载的图案注入单品之中,黑白两色 Air Max 95 的数码迷彩印花充满 C.E 的身份标识(图片来源:Nike)

正如 Toby Feltwell 所言,“我们不是直接全盘接受,而是广泛观察各种感兴趣的,然后尝试进行些许的提炼、突出重点。” 回顾 C.E 的设计历史,提供探索的入口从音乐到艺术,从思考消费主义弊端到流行文化、互联网和科技带来的变革,“总是有迹可循的,你会感觉品牌已经一路前行的同时撒了一路面包屑,你可以寻着这个路径探索到别处无法获得的宝藏。”

某种程度上,我们正在进行时光旅行——C.E 与 Grime 之渊源

C.E 2012 春夏系列 Lookbook

连结伦敦的过去和东京的现在,C.E 自由穿梭在文化的时空隧道。在此前为大家梳理过 C.E 深受赛博朋克影响而传达的理念和哲学观点,以及 C.E 提炼出的独特设计品味。那么 C.E 所承袭的历史和传统,具体是什么样的呢?

大家都知道,C.E 的音乐品味与设计总是一脉相承的,许多有趣的试图颠覆常规的尝试都是通过音乐进行的。2011 年 Sk8thing 和 Toby Feltwell 在东京创立了 C.E,品牌创立之前,Sk8thing 和 Toby Feltwell 无论爱好和职业都与音乐密切相关,担任过 A&R(艺人挖掘)工作的 Toby Feltwell 甚至在 03 年帮助 XL Recordings 签下了伦敦 Grime 音乐界的传奇人物 Dizzee Rascal。

C.E 2012 秋冬系列视频

Sk8thing 和 Toby Feltwell 最初带着 Samples 去往伦敦,C.E 的正式亮相也始于此地,希望伦敦 Grime MC D Double E 穿上这些衣服演绎 Lookbook 成为了两人设立品牌的其中一个目标,随之也实现了。

D Double E 从东伦敦的海盗电台开始自己的音乐生涯,加入 N.A.S.T.Y 组合、创立自己的 Bluku 厂牌,恶棍气质的他在低音回声效果下迸发夹杂着东伦敦俚语、棱角分明的唇枪舌剑,他用《Woo Riddim》作为伴奏的作品是 Sk8thing 和 Toby Feltwell 抵达伦敦时常听到的街头之声,一个 Grime 场景中 Local Hero 般的存在成为了两人欣赏并且想要合作的对象。

D Double E 在 Just Jam 活动上表演

作为第一张名片,C.E 2012 年的两个系列,均由长期记录伦敦 Grime 音乐场景的 Tim & Barry 拍摄,D Double E 出演视频造型特辑,Dubstep 制作人 Zomby 提供配乐,Toby Feltwell 认为那是他们将视觉和音乐融合的第一时刻,并且有了他们想要的所有元素。Dubstep 和 Grime 同属 UK Garage 文化发展出的最重要的流派,两千年前后起源和发展于伦敦的东区和南区,如果你愿意去听当时最本土正宗的 Dubstep,相较于现在所接收到的这类型音乐,应该会更新你的看法。C.E 2013 年在东京时装周进行展示,也同 Zomby 进行了配乐合作。

C.E. 东京门店的 Sound System(图片来源:slamjamsocialism)

Slam Jam 曾邀请 Toby Feltwell 分享其 Tracklist,探索音乐是如何转化为 C.E 的美学,其中 D Double E 的《Bad To The Bone(Woo Riddim)》和 Zomby 的《Horrid》分别排在了前二,第三是 C.E 合作多次的伦敦地下厂牌 The Trilogy Tapes 所发行的,来自 Rezzett 粗糙 Jungle、Techno-ambient 风格的《Goodness》。他的播放列表里当然还有现在你去 C.E 在俱乐部举办的 Party 中会听到的实验电子,不过要说 C.E 音乐美学的历史源头,回到千禧年的伦敦街头,一定得从 Grime 说起…

诞生于伦敦底层泥土中的 Grime 重新定义了英国年轻人呈现自己的方式

Grime 运动发出的声音:“我们要为自己而活,我们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我们想做自己想听的音乐。”

你可能听过几首 Grime 歌曲,但未必了解这个产物的时代背景和始末,接下来为你层层剖开。

对英国年轻人来说,拥有属于自己的音乐和着装风格似乎早就成为一种信仰,英式文化也一直由年轻人定义,他们通过服装和音乐改变了一代人的时尚,使英国成为了孕育青年文化的摇篮。Skinhead、Mods、Chav 等族群在这里滋生,Grime、Jungle、Acid House、Garage、Punk、Emo、Reggea 等音乐类型在这里百花齐放,每代人通过新的着装和音乐风格,去定义自己的身份。而音乐本身就是文化的体现,一切音乐都有演化的过程,源头就是当地的文化、政治、社会生活。

i-D 系列纪录片《Street, Sound & Style: A History of British Style Tribes》以音乐为单位,回顾历史上最重要的英国青年文化场景,第一集中便讲述了 Grime

21 世纪初,911 事件彻底改变了世界的权力格局;90 年代的狂欢派对走向衰落;互联网世界崛起,各种各样的社交平台和新的共享模式开启。面对全新的时代和格局、迷茫和恐慌,消费主义成了青年文化的核心,其中不少来自工薪阶层的年轻人开始重新思考和寻找属于自己的音乐和身份认同,并以更街头、更狂热的方式出现… 这股能量就此传染开来。

诞生于伦敦底层泥土中的 Grime 重新定义着这群英国年轻人呈现自己的方式。他们使用触手可得的电脑软件 Pro Tools、Fruity Loops 制作出的音乐,通过海盗电台播放和传播,针砭时弊的歌词几乎涉及东伦敦生活的一切,暴力、贩毒、移民问题… 有犀利和危险当然也有趣事,Grime 成为这些年轻人带有共鸣的音乐,开创了全新的地下文化。

摄影师 Olivia Rose 携手 i-D 专题总监 Hattie Collins 创作《This Is Grime》一书,记录 Grime 由地下文化发展成为英国最重要的音乐形式之一全过程(图片来源:Olivia Rose)

“14 年前在东伦敦的 Bow E3 地区,足以代表一代人的声音应运而生。它黑暗、愤怒、嘈杂、坚韧,具有挑衅意味且绝对地独立。它是觉醒与绝望深处的低吼,但同样也是充满希冀的号角。” Hattie Collins 这么形容 Grime 的起源。

从音乐性看,90 年代中期 Jungle 和 Rave 的鼎盛时代过后,出现了混合多种舞曲电子乐类别的文化,它被称为 UK Garage。其中延伸出最重要的流派之一就是 Grime,大概在 99 年的时候被伦敦东区的黑人玩儿起来。Grime 在音乐性上跨越的领域很大,受到来自加勒比海 Ragga(Ragga 与 Dancehall 密不可分,源自于牙买加首都金斯敦的贫民窟,对英国的 Drum&Bass 和 Jungle 影响深远)和美国 Hip Hop 的影响,伴奏上与更多英式电子舞曲元素进行了融合,在 140 pbm 速度的 Beat 上越来越多的 MC 用歌词呈现对社会的思考、社区荣耀,并不是 Rap 来的那么简单。

Wiley 和 Dizzee Rascal(图片来源:Google)

02 年 Wiley 和 Dizzee Rascal 创建了 Roll Deep 组织,给东伦敦带来了崭新的音乐场景(图片来源:red bull)

出生并成长于伦敦东边、操着纯正伦敦腔英语 “Cockney” 的 Wiley(想象一下电影《两杆大烟枪》中的口音),他的《Eskibeat》被认为是第一首 Grime 音乐,继承了 UK Garage 的鼓点,但强硬的 Bassline 和阴冷深邃的音色都与 UK Garage 不同,为后来的 Grime 打造了形态基础… 以此为主题集结众多 MC 的 “Eskibeat Dance” 活动更成为英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 Grime 演出现场。

Lord of The Mics 活动 DVD 是当时年轻人的必看(图片来源:Google)

MC Task、Loefah、Youngsta 在伦敦最著名海盗电台——Grime 音乐根据地 Rinse FM(图片来源:red bull)

从东伦敦地下室到水星奖舞台,Grime 音乐在英国地下音乐场景中崭露头角后也逐渐走向大众视野。早在 2003 年 Dizzee Rascal 就凭专辑《Boy In Da Corner》拿下了水星奖,随后 Grime 音乐开始受到媒体关注,英国 Channel U 电视台还有了 Grime 音乐节目,这股热潮更波及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

Boy Better Know 中的 JME、Jammer、Wiley、Frisco 都是响当当的名字了(图片来源:highsnobiety)

2015 年 Kanye West 在全英音乐奖颁奖典礼上邀请了 40 名伦敦 Grime 说唱歌手参与到自己的现场表演,声势浩大;2016 年 Skepta 与其 Grime 团队 Boy Better Know 进行世界巡演,Skepta 的厂牌还签下了 Drake 作为一员;同年,Skepta 的个人专辑《Konnichiwa》获得了水星音乐奖;Wiley 荣获英帝国勋章;Stormzy 在 2018 年全英音乐奖上惊艳的演出… 当下的 Grime 早已从伦敦街头文化和舞曲场景的代名词登上世界的音乐舞台。

Boy Better Know 在英国伦敦无线音乐节这种级别的音乐节上崭露头角,对英国音乐界意义非凡(图片来源:Vicky Grout )

运动套装 + Air Max 怎么成为了伦敦街头标配?

THE TRACKSUITMAFIA & THE AIR MAX ARMY

音乐与造型的关系相辅相成,我们总能从历史中窥见。Grime 成为了一代人的声音,而群体的着装风格成为了文化形态的具象体现。

一定要具备舒适、随时上路的属性,从 Air Max 到运动服、Averix 外套、棒球帽都是这个群体的必备。Grime MC 大部分是在美国 Hip Hop 文化影响下成长、同时也听 Jungle 和 Garage 的一代人,所以会在他们的着装中看到有 Wu-Tang Clan 影子的 Oversize 外套,工装连体服也是当时标志服装,而帽衫或是运动套装提供了他们在 “街头游戏” 中所需要的隐蔽性和着用方便性。

拍摄于 2003 年的 D Double E(图片来源:Amy London)

Grime 的造型风格也可以被形容为 Garage 所表现的精英主义的反面,“Versace out, Nike in”… Garage 的派对中充斥着可卡因和香槟、浮华且散发着铜臭味的着装,90 年代末许多英国 Garage 俱乐部禁止穿着运动鞋、运动服、牛仔裤和棒球帽入场,这些单品却也正好是街头必备。Grime 群体忠于街头服饰,对 Garage 不屑一顾,因为他们忠于自身底层的成长背景、生活习惯,讲述着所处的阶层、东伦敦生活最真实的一面。

D Double E:“回到过去,Tracksuit 就是我们唯一会穿的东西,无论是 Averix、Akademiks 还是 Nike。”

Skepta:“人们在舒适性、实穿性和装腔作势之间选择了前者。”

Grace LaDoja 在其拍摄的纪录片《AIR MAX – THE UNIFORM》中邀请了 OG 代表 Skepta、新生代的 Novelist 和南伦敦 Grime 团队 The Square,探讨了 Grime 和 Nike Air Max 之间的关系:

“如果 Grime 是伦敦街头文化之声,那么 Air Max 就是伦敦的街头 ‘制服’。” DJ Logan Sama 在片中如是说。

Grime 群体还以鞋款的英镑零售价为 Air Max 95、 Air Max Plus TN 起了绰号:“110” 与 “115”。C.E 和 Nike 此次选择的 Air Max 95,它的 “适应性” 在 Grime 场景中很是受到欢迎,从绒面革到皮革足以承受英国最恶劣的天气。而造型狂野的 Nike Air Max Plus TN 也在 Grime 着装中不可或缺,Boy Better Know 团队和其他 Grime 领袖们几乎人手一双的程度,赋予了 TN 性格,每个人都想赶紧去商店买一双证明自己是这文化的一部分,即便当时对他们来说价格很高。

(图片来源:Nike)

而后 Grime 领军人物 Skepta 与 Nike 合作推出的 Air Max 97 Sk、Nike Air Max 97/BW,也体现了 Nike 对 Grime 文化的回报。不仅是运动品牌,Grime 进入主流视野之后高街品牌也表现出了对其的渴望,Nasir Mazhar 便曾为时装秀邀请到 Skepta 担任模特。

“在我小的时候,Air Max 是身份的象征,气垫越醒目受到的关注越多,大面积的气垫使得所有人都能看到。” Skepta 回忆起,“我们穿着 Air Max 在街头奔跑,不管你是去俱乐部还是在街上踢球,总之在伦敦穿着 Air Max 就是一种很舒服的体验。”

专辑《Boy In Da Corner》封面

Air Max 90 “Tongue N’ Cheek”

Grime 的另一位代表人物 Dizzee Rascal 身穿全黑 Tracksuit 以及 Air Max BW,一身 Grime “标配” 出现在专辑《Boy In Da Corner》的封面,也影响到了后来 Skepta 选择 BW 进行设计。Dizzee Rascal 还与 Nike 合作推出过限量 Air Max 180 “Dirty Stank” 与 Air Max 90 “Tongue N’ Cheek”,分别致敬个人厂牌 Dirtee Stank 以及专辑《Tongue N’ Cheek》。

《50 Grand》Music video(图片来源:Google)

通常情况下,95 和 TN 是彰显 Grime 风格和街头穿着的首选,Air Max 1 虽然不是 Grime 群体最常用的运动鞋,但它更适合作为一款生活方式运动鞋着用。Bru-C 甚至在 14 年制作了一首名为 “Air Max 1” 的歌曲;Devlin 的《50 Grand》音乐视频中可以看到 Skepta 穿着一对黑色的 Air Max 1s;Air Max 1 Ultra Flyknit 则被南伦敦 Rapper Dave 和 Grime DJ Alia Loren 所诠释。

(图片来源 :nssmag)

另外一方面,运动套装也在英国 Chav 族群的制服行列中。在英国这样有着严格社会阶级划分的国家里,有着贵族和中产阶级的权贵,也有像 Peckham 这样有很多非洲移民、Lewisham 这样有很多加勒比海地区人民的地方。大熔炉形成的文化百态之外,底层的不安分因子也暗潮涌动,Chav 的出现便是这样的背景,这个带有贬义色彩的词汇指代了一种文化现象,通常指那些被认为缺乏教育、审美低下的底层青年。

为什么 Chav 喜欢穿运动服?因为运动套装廉价且容易购得,消费能力决定他们的着装。Chav 的产生本身就有很强烈的反讽意味,反映了当时年轻人的生活状态。从 90 年代开始,运动服便成为了与英国社会和文化息息相关的产物,无论 Grime 还是 Chav 群体,都受到了相似的阶层背景影响。现在 Chav 风格也在借鉴街头的潮流中被 Gosha Rubchinskiy、Vetements 等品牌用崭新的语言演绎,在当时一定没人会想到,两千年盛行的 Chav 会影响到主流时尚。

摄影师 Simon Wheatley 的书籍《Don’t Call Me Urban!》记录了早期 Grime 在东伦敦整个文化场景,从 MC、DJ、制作人到涂鸦艺术家

随着 Grime 音乐进入主流世界备受关注,在全球地下舞池场景中,根植于英国舞曲文化的 Grime 为各种艺术家创造了空间,在这个基础上创作出更具实验性的前卫舞曲。不过经历了顶峰是否意味着 Grime 即将衰落?

Jammer(图片来源:Vicky Grout)

曾组织 Lord Of The Mics 系列比赛的领军人物 Jammer 认为真正的 Grime 正在死去,“很多人只是想致富,而忘记了他们最初是为什么开始做 Grime 及其本质。被 ‘标签’ 所迷惑,人们告诉你也许你应该穿那件运动服、你应该和那些家伙站在一起,然后你开始失去人们所爱你的本质。真诚是如此宝贵,不仅对个人而言,对整个场景也意义非凡。我很幸运能和尊重伦敦本质的人在一起,Grime 已经经历了完整的循环,现在我们应该更注重教育和知识。”

“Yeah, I used to wear Gucci / I put it all in the bin because that’s not me / True, I used to look like you / But dressing like a mess, nah that’s not me”

2014 年是 “Grime” 年,Skepta 却在这个时候发行了单曲《That’s Not Me》,以 80英镑的预算拍摄了音乐录影带,歌词表达了自己不受商业音乐诱惑和对地下音乐派对、海盗电台黄金年代的追忆,践行了“不忘本源”、“不为迎合大众而丧失自我” 的 Grime 信条。

Grime 作为伦敦最具代表性的青年运动之一,反映了城市文化的演变并成为一代人的声音,本质和根源即是精华,如果文化都以变种为公众易于消化的形态而淡化本质,不在提炼精髓的前提下良性扩张… 一切都会变为时代的牺牲品。相信热爱它的人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便是信仰的死去。

 C.E(1)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NOWRE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