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舞失去灵感?大神告诉你该怎么办


最近很多舞者在备战江小白,我们知道每个舞者当他进入赛场时,他就有了多重的身份,他不仅是选手,他还是裁判,他不仅是表演者,他还是观众。当我们为被人的一个灵感乍现的动作blow our mind的时候,我们会思考Why?当我们站上舞台的时候,我们会想,不,我不要重复,我不要相同的东西,我要与众不同。

而使每一个“我”与“他”被区分开来的是——灵感,是的,就是那一刻迸发的火花,难以捉摸,难以严明,这便是抽象的力量。

2017年Netflix试图通过展现8位世界顶级设计师如何工作、如何理解世界、如何看待自我、如何开始职业生涯的过程,来解释设计就究竟是什么,通过视觉来达到对抽象的近距离观察。你或许会问,那和舞蹈有什么关系?难道编舞不是一种设计的过程吗?

 

很多人都把设计归入抽象的范畴,这个字体、这个构图、这个配色、这个画幅、这张照片、这双鞋子、这幢建筑、这幅封面、这个房间、这组舞台,一切都看起来如此神秘。灵感,仿佛是奥利匹斯山上举着火炬的女神,在黑暗中给你一盏明灯。

但《抽象:设计的艺术》这部纪录片可能会给你一个全新的视角,来了解灵感现实和技术层面的细枝末节。

8位不同国籍、年龄、性别、身份的世界顶级设计大师:他们有为《纽约客》画插画封面的德国人Christoph Niemann,有为Nike设计了整个乔丹系列的美国人Tinker Hatfield;有为诸如U2,Beyoncé,Adele,Kanye West和英国国家剧院做舞台设计的英国人Es Devlin;有在建筑界颇具争议的山形住宅和地下体育场的年轻丹麦建筑设计师Bjarke Ingels;还有为克莱斯勒设计300型汽车、重塑菲亚特形象的设计总监非裔美国人Ralph Gilles;以及为纽约公共剧院设计了经典字母标志的字体设计师Paula Scher和因为普京、奥巴马、希拉里、特朗普等人拍摄仰角标志性人像而著名的英国摄影师Platon;因为《欲望都市》里的Soho House和宜家杂志的室内设计而为普通人认识的英国室内设计师Ilse Crawford。

 
 
 
 
 
 

在镜头一个个快速切换过他们的标志性作品,他们自己的旁白叙述着他们怎么会开始设计、怎么来设计、从何获取灵感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卸下了设计神圣光环的时候,他们缜密的逻辑思维、明确的目标动力、激进的观念举动、扎眼的天赋个性又为他们镀上了一层只属于“美国梦”的奇迹表层。

因为80年代起广告业带来的文化泡沫,使得我们常常会忘记设计本身其实是一门注重实用性的技术活。在和8位完全不同行业的设计师的对话中,你会发现,他们有一些非常相似的地方:譬如,原来顶级设计师也是需要在写字台和四方格子间中上班的,他们也会被不同的人挑战,他人的引导和肯定也是推动他们前行的重要力量。

他们开始做设计的原因不尽相同,设计了乔丹鞋的Tinker最初是想成为撑杆跳奥林匹克运动员却意外被自己的教练鼓舞,而在丹麦开启大型建筑风潮的Bjarke小时候的梦想则是做一个漫画师,但总有一刻会让他们目眩神迷进入设计的圣殿,正如在音乐学院拉小提琴的Es突然迷恋起了和同学们一起通宵达旦制作模型,而数学才是天赋的Paula在迷上了用字母、仅仅只用字母来表征这个世界。

所以灵感,他关乎天赋,也关乎运气,更关乎你的选择,但更重要的是你要会观察和沟通,即与世界对话,找到与这个世界和人勾连的关节点,或者说那扇让上帝之光透进来的缝隙,而这都有赖于不停的练习和持续的思考。

8位大神没有一个是在空无一物的情况下,就被上帝点了脑袋,而是每个人手中都会有一本画册或是一叠白纸,他们不停的涂写、记录、雕刻、制作,鞋子、汽车、舞台、家具、房屋、线条,不一定随时随地有一张完美的桌子、一盏恰如其分的台灯,但是一定有他们随手的涂鸦,而正是这一点一滴累积起来成为了他们完成的作品。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工作时长和画稿的厚度都不比被任何一个下属,或者屏幕前的你我少一丝一毫。

所以你会在Christoph的茶水间里看到大幅招贴画,上面只写了三个词"TRY TRY AGAIN",而他不仅会用咖啡作为颜料,还会把《纽约客》杂志的封面一分为二成为生活的正面和反面,也会想到用VR来让城市从杂志的二维封面中崛起,也会把《纽约客》的玻璃窗转换成画布。

说起设计,Tinker可以轻描淡写的说起让一票80年代青年高潮的《回到未来》的自动绑带鞋只是一份工作,但也可以在20年后真的让迈克尔·J·福克斯在同一天把他穿在了脚上。是的,设计所赋予的语境是——未来,用热爱速度的Ralph的话来说便是,汽车设计是必须在顾客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之前就预测到。如果对比到编舞,便是,你的舞蹈必须让观众看到他们没有意识到的,发掘出弗洛伊德所说的潜意识。

Paula会一字不差的说出《彗星美人》的台词,而Bjarke对诺兰展现的《盗梦空间》的建筑美学拓展交口称赞,Platon的照片之所以如此化繁为简主要是因为自己有阅读障碍,Christoph、Es和Tinker都精通各种乐器,Ralph的业余时间则和老爷车及赛车道谈着“恋爱”,是的,他们每个人都是行业的佼佼者,但他们的生活不止有职业。这也就告诉了我们,如果想要更多元化的编舞灵感,请给自己找更多的兴趣,到生活中去。

这也是为什么这8位顶级的设计师,在和导演的对话中都提到了,关注世界、关注政治、关注人性、关注传统,他们都一致认为设计的重点是打破传统,但同时也要融入传统,而帮助人们解决问题、帮助人们重新认识世界更是他们实际上想要达成的。他们只是选用了一种语言方式,用一种工具来为这个世界做“翻译”:艺术,不是创造人工的假世界,而是对已知的世界做分解,你要抱着同情、尊严和谦卑来增进人性、让人们找到生活的价值。

所以他们每个人都明白,设计都是关于很多个故事,你要说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让人们理解你,你又要用怎样的语言来打动人们接受这个故事,而这故事就是未来和梦想的形态,编舞本身也不正是如此吗?动作和风格都只是一种语言和工具,通过这些,我们来传达我们看到的世界,我们理解的人性,我们畅享的未来,我们看到的痛苦,我们希冀的改变,而这些都是生而为人的力量,人间并非不值得,至少在你舞蹈的那一刻,他便是值得的,而设计也好跳舞也罢,我们都要把这样的力量和宣言注入到客户、消费者和观众的心里。

成功者某种程度上都是疯子,他们全新全意地热爱着自己所选择的行业,成功的舞者也一样,当然同时他们还是活着的,所以他们有不同的身份,可能是妻子、丈夫,可能是父母、儿女,有时候还是上司和下属。Es可以利用恐惧所带来的力量赋予舞台宗教圣殿般的永恒,与观众形成对话;另一方面谈论起失败他们每个人也毫不避讳,拒绝就是拒绝,差评就是差评,但记住,不要重复自己,不要让自己和自己的作品变得乏味和有迹可循。即使像Bjarke要面对“廉价”的质疑,也坚持哥本哈根之所以有个性是因为挣脱传统向高点进发的勇气,用现实建立一个乌托邦才是他的理想。

跳舞不也一样吗?我们最终还是要回到一个舞台、一个赛场、一束灯光之下,我们还是要通过每个细节的积累和修正来完成一支完整的舞蹈。设计大神和每个舞者一样,还是要面对质疑、烦恼,Tinker选择了短暂的离开去做一个撑杆跳教练,Platon把自己投入到刚果的社会冲突中,为被强暴阴影笼罩的妇女们发声,编舞失去灵感怎么办?走出舒适区,把自己投入到现实中,让自己学会真实地活着。

要知道可能一张小小选票的设计,就能改变一整个大选的结果。

设计,不是什么无足轻重、虚无缥缈的高谈阔论,他是改变现实本身,舞蹈也一样,想想嘻哈所承载的历史厚度,你就会明白了。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有些体育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