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论街舞应不应该进课堂


 

当大多数人对于体育课的印象还停留在,跑完感觉这辈子都完了的800米,扔出去之后只能怪自己数学不好的实心球,一个跳跃觉得完全是因为自己腿不够长的跳远等等等等的时候,朱老师给了大家一次颠覆的体验。不仅学生们连呼最爱的课是体育,连家长都成了自来水,一个劲儿叫好。看来用大姨妈逃避体育课的时代要成为历史了。

记得之前广东中山的某中学也曾经引进过街舞,受到学生的欢迎。打破了过去对于“跳街舞的都是不良少年”的刻板印象。另一方面,今年Breaking首次成为了青奥会项目,也引起了不少讨论。正方觉得这是一种认可和推广,反方则觉得这是一种禁锢和束缚,违反了街舞的本质。那么,如果街舞成为体育课的一个项目,大家又觉得好还是不好呢?

作为圈内从业者,本编辑的观点当然是——支持。支持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1

减负,街舞让体育课不一样

“减负”的素质教育口号喊了很多年,而自从有了微信群,不少老师们倒是确实“减”了不少负,作业APP完成,答案家长批改,材料网上下载,但是学生们呢?问问周末各个“兴趣”班的孩子们,钢琴考级、芭蕾考级、围棋考级、语言考级、奥数竞赛,没个消停。

负是要减的,成绩是不能输的,所以一切都成了“隐形作业”,仿佛大人们的“在家加班”。而另一方面,一旦到了初三、高三,学校老师也会酌情“减负”,嗯,第一减的就是体育课。当然我们也有不少举措,譬如体育项目分数和毕业挂钩,然,实际作用呢?尤其是“400米”“800米”耐力跑简直是每个学生的“噩梦”。

做过学生的都知道,最受大家欢迎的课是——自习,其次可能就是体育课的自由活动时间了。正如午休是大家最爱的时段,如果你有过高中分班经历就知道,理科班和文科班最大的区别是——午休后空气中弥漫的“香味”,也就是一场篮球或是足球的酣畅淋漓后所谓的青春荷尔蒙味。

但是,为什么午休很爽,体育课却拒绝呢?体育课不是应该是让大家“玩”的课吗?难道不应该用来强身健体的吗?难道不应该用来让紧绷的神经舒展开来的吗?难道不应该让孩子们的每一个身体细胞变的轻松吗?体育课怎么反倒成为了“负担”?或许街舞,恰恰能让体育课回到他本来应该有的模样。

是的,虽然街舞有所谓的考级,但我们都知道who cares?毕竟这个考级不需要和成绩挂钩,也并没有什么加分优势,你需要做的只是——动起来。而和其他体育项目不一样的是,街舞的艺术属性、音乐基底,让它本身没有其他项目的“标准答案”。

另一方面,街舞一旦跳起来,调动的又是全身,从基础热身到难度动作,全看你自己能动到什么程度,而这又和身高无关、和体型无关、和性别无关,比起腿长容易跳的远,手长容易扔的远,街舞可以说是先天的“平等”了。

此外,只要跳一次就明白,街舞对于身体的开发可以说是非常全面了,无论是爆发力、耐力、协调力、弹跳力、平衡力、柔韧性、速度、反应,这也是为什么跳一支3分钟的舞,花的力气并不不比跑800米少。但由于舞蹈是身体自然而然的语言,却可以比跑800米爽几百倍。“痛苦”的体育课记忆完全会变成“甜蜜”的记忆,寓教于乐,不就是如此么?

2

代沟,街舞能让他消失不见

在如今“不抖”都不能合群的的年代,为什么朱老师能让大家突然都一样了?一方面是因为他“利用”了流行文化。我们都明白,流行文化并不代表主流文化,流行文化更多的是一种亚文化,在历史中,流行文化常常会和主流文化之间有冲突和分歧,这也是为什么下一代总是在“批评”中成长起来,每一代人都要经历被称为“垮掉一代”的时刻。

这主要是因为主流文化是掌握在拥有经济和话语权的阶层之中的,从传统的年龄结构上来说,也就是属于中青年,即现在的60-80后,而流行文化则常常是掌握在青少年手中,即现在的90-00后。当然和十年前不同的是,随着经济增长、消费观念和信息传播方式的变化,现在青少年的消费能力和习惯已经大不相同。

但“代沟”还是显而易见存在的,这也是为什么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黑话”。尽管如今人人都喊着自己“社交障碍”,但这个词汇成为流行本身就是对于人是社交动物最好的佐证。不是群居的本能变了,而只是外在的形式和方式“进化”了。东方文化中一直很讲究“辈分”,这一点更容易让代沟滋生。

代沟,最大的表现就是交流的不畅,这也是为什么上面提到的“黑话”会出现的原因。但是当你走进任何一个街舞的比赛场地就会发现,“代沟”在这里几乎看不见了。下至6岁上至60岁,一旦跳起来,“六亲不认”,伸开胳膊迈开腿的那一刻,舞蹈让所有人都平等了。

你就看看冰冰Family在辅导家庭作业和合体排舞时的状态,就能会心一笑了。这不仅因为街舞本身所代表的自由、平等观念,还因为舞蹈的交流没有了语言本身先天的屏障,注重的是感觉本身,说的深一点,那是属于灵魂频率的交流,你所需要做的只是打开你身体的AIRDROP。

3

世界,街舞能让孩子看到更多

虽然上面我们说街舞能对消除代沟有积极的作用,但是我们在采访STC的火箭少女们时,他们都提到了一开始爸爸或妈妈总有一个不支持的。其中的原因有很多,譬如怕他们太累,譬如怕影响学业。

但我们STC的张子亿就曾经说过“我是会跳街舞学习又好的张子亿”。而任邦宁也一脸淡然的说“街舞完全不影响学习”。在采访家长们的时候,爸爸妈妈们也都说到,自从孩子学了街舞人也开朗了许多。

 

不论是平时训练还是参加比赛,都能认识到不同年龄、工作、性别、背景的同好者们。街舞作为舶来品,了解街舞的文化,看其他各个国家舞者的作品也是少不了的。这些作品除了提升舞技,其实也无形中会有助于建立无差别的种族、性别观和团队意识等等。譬如根据HHI的规则,STC的孩子们就知道跳的最差的人会影响所有人的成绩,于是谁都不能“拖后腿”。

此外,尽管不乏有人爱无伴奏干跳以达到与众不同的炸,但是显然跳街舞少不了音乐,其中很大一部分音乐还是英文歌曲,而听英语歌对于英文学习的正向作用已经不需要我再做多余的说明了。不仅潜移默化地让孩子们在语感上得到了提升,还会让孩子们有主动学习的动力。

相信,这次STC的孩子们从凤凰城参加完HHI回来之后,一定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再去。比起贵的离谱的各种游学和夏令营,HHI的比赛和环境不仅纯粹得多,交流也更自由、深入和自然。看看STC输了比赛后,各国的陌生舞者们纷纷来安慰拥抱,你就能明白。马梓茗和MC的无障碍交流,台下的欢呼雀跃也是实打实的。

因此,假使街舞能进课堂,就会有更多的孩子们像STC、像马梓茗一样小小年纪就走出“保护”自己的穹顶,看看不一样的世界,挣脱某些束缚,拥抱更五彩的天地。这难道不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吗?

最后,假使街舞进了课堂,还能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也让圈内人有了回报社会的机会,所以说,街舞进课堂,显然是一件一举多得的事情。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有些体育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