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e to music" | 音乐里都能听到些什么呢?


街舞源自黑人文化,而黑人的舞蹈文化深植于音乐。因此,国内街舞圈也越来越强调“dance to music”——“随音乐而舞”。可这句话说起来容易,真做起来可就未必那么简单。其实,除了乐感这些较为虚无缥缈的天赋,音乐中还有许多固定的、模式化的元素,把握它们也就极大程度上把握了一首音乐。

文章来自知乎用户【这里有街舞】。

以下原文 

关于街舞起源的纪录片《Everything Remains Raw》中,爵士舞先驱Sandman Sims曾说:

“他们(40年代时舞蹈学校教育出的舞者)能做出好看的动作,但他们跳舞就是在数拍儿——1、2、3、4.......我们的舞蹈不是这样的。我们是随音乐而舞。你不必去数拍子,你仔细听,什么都在音乐里了,你只需要随音乐而动。”

街舞讲究的就是dance to music,就如前辈所说——一切都在音乐里了。那音乐里到底都藏着些什么呢?

无论什么音乐,它都会具备以下这些最基础的层次:

1、节拍 & 节奏

节拍时“死的”,它是在写歌时就预先定下的,例如4/4拍(1、2、3、4,2、2、3、4)或3/4拍(1、2、3,2、2、3)等。

具体地反映在音乐中,大家最容易听出的就是鼓点。一般正拍(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重拍”)是底鼓,是单数拍;反拍是军鼓,是双数拍;对舞者而言更重要的“and拍”是正反拍之间的过程,一般是镲,不留意是很难注意到的。

当然,这是比较传统的区分方式,电子音乐兴起后声音更加多样、节奏更加复杂,不再局限于或不止有以上的节拍。但是不必用个别来否定一般,大部分歌曲还是符合以上规律的。

节奏是活的,在节拍的框架下可以进行自由地加工,进行切分、变速,例如1、-、-、4(吞掉了2、3)、1--2、3、4(把1拉成灌满、拉长),甚至始终保持afrer beat(类似《有嘻哈》里吴亦凡说的layback)。

funk音乐特点在于“the one”,即最重拍是1(这也是为什么Locking的ending一般是落在1上),之后都是较free的发挥,拍子也可以更碎,James Brown的歌大多如此。

节拍和节奏是一起搭建了音乐的骨架。之后的不论贝司、旋律、人声都得服从这两者。

2、贝司

常被乐手们“欺负”的贝司手其实是一支乐队里最不可或缺的一员——贝司是音乐的灵魂。

一个人懂不懂音乐、舞蹈,很大程度可以从他是否能准确抓住贝司的律动看出来。贝司除了丰富低频,很大程度上还决定了音乐的律动形态——funky给人的那种向上的、充满弹性的律动感很大程度上就是贝司带来的。

而贝司也绝非一个人埋着头几个和弦玩到底那儿简单,它的切分可以特别“骚”。例如:哒、哒、哒~、哒哒、(更快的)哒哒、哒~。一个locker如果能准确抓到这些贝司的变化,有时比上天入地的大招炸多了。

我练Locking时最喜欢用的音乐就是Sequence的《Funk You Up》,就在于它的贝斯切分很丰富、清晰,可以用来表达各种质感的动作。

《热血街舞团》、《这就是街舞》里,很多小白说的看不懂在跳什么的大神,大多是在跳贝司。这一层一般人不专门注意是根本听不出来的,尤其我们国内对贝司的认识还是相当粗浅的。我曾经拿protool做过实验,把一首歌的低频削弱,贝司的声音变得很薄很干,结果我朋友完全听不出跟原曲有什么区别。

3、旋律

旋律是个很大的概念,各种乐器,如吉他、钢琴以及各种管乐、弦乐,共同构成了一首歌的旋律。一个优秀的舞者可以通过身体让你“看到”一件乐器的声音。甚至有人开玩笑说:一个好的舞者不光教人跳舞,还能教人怎么听歌。

例如,叶正老师曾在我们舞匣研习社的课程中举例:我的身体随着贝司律动、脚跟着吉他动、手跳萨克斯,你能清清楚楚地看出我的各个部位在跳什么乐器,甚至本身也许你并没有注意到吉他的音色,通过我的动作,你“看到”了贝司、看到了萨克斯,这才是真功夫。

叶正老师也提出了针对性的训练方法:把身体的某个部位想象成一件想要着重表达的乐器,体会它的质感、性格,专项训练。如果有机会,就去观看乐队现场演出,能更清晰地抓住这样乐器的音色、熟悉其质感。

还有一些人整个就融进了旋律的flow里,融会贯通、行云流水,就像古冲,你很难说他到底在跳什么,但就是流畅、舒服。

4、人声 & 歌词

人声和歌词其实是两样东西。

人声也是一种“乐器”,例如《忐忑》、《Lost River》这些“神曲”其实叫做“人声实验”,都是在研究人声表达的可能性。人声符合一般声音的物理四要素,在音乐中它便指你声音的抑扬起伏——高低、轻重、快慢变化等。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歌剧2》里Vitas那段海豚音没有歌词,可是他的声音是有高低、曲折的。Xcrew地小奇老师在美拍上有一个话题“用身体表达音乐”,很多都是在用身体表达人声的,非常高级。

而歌词比较清晰,你能切切实实听到唱了什么,也是最好具象化的。例如“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射雕引弓塞外奔驰”、“黄鹤老板吃喝嫖赌”,是不是听到歌词时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一些奇怪地动作。

用熟悉的歌跳舞对于舞者最大的优势就能卡歌词,并且跳出来的歌词观众大多看得懂,简单易炸。《这就是街舞》田一德和韩宇的决赛battle里,韩宇更是把熟悉歌词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而田一德就错过了很多本可以炸翻全场的点。再像冯老板的《潇洒走一回》,人歌合一,已然成为为人称道的经典。

歌词还能帮助舞者把握歌曲的情感内涵。《假如世界只有中文歌》里请过Hoan跳《发如雪》,Hoan可以hold住之前说的每一条,除了歌词这一条。因此,虽说Hoan技术还是那么惊艳,但作为韩国人的他跳中文歌相较其他中国舞者,例如吉扬的《默》、杨文昊的《刚刚好》,显得没那么深入人心。

5、音效

音效包括各种元素,例如“咻”、“叮”等各种效果器做出的声音,一般会在两个八拍或者四个八拍的层次切换时出现,卡上就是炸。现如今popping音乐里音效特别多,所以得广泛听歌熟悉各种音效,或者培养乐感,预计音效的分布。

值得一提的是,早期popping常用的G-Funk音乐里有一个独特的音效,是一种效果器做出尖锐的高频滑音(有一点像骚气的喇叭声,2pac的歌里相当多),跳popping时尤为需要注意。

6、玄学

这个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每个人除了耳朵里听到的歌,心里也会产生一种印象,次生出一首歌,有些人也许就一直跟着心里的音乐在跳,是真.灵魂舞者。

这种人要么是我等凡人完全看不懂的大神,要么就是没跟上音乐.......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街舞活动小喇叭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