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Barry Chen |「我永远不会是顽童」


才刚结束顽童 MJ116《干大事》演唱会不久,尽管不是自己的专场,但身兼好友和表演者,他告诉我们:「能参与这场演唱会太爽了!真的很好玩。」

作为同世代饶舌歌手,长久以来,双方关係密切。他们既是朋友,也是竞争对手。包含今次表演的《地痞》在内,光是 Eso 一人就和 Barry 合作多次,而几年前和日本歌手 KOHH 的《Air Force 1》更是由 Kenzy 一手促成。如果说顽童是 Underground 登顶主流的典范,那 Barry Chen 便是驶向截然不同方向、越趋内敛的绝情少年。

「我永远不会是顽童」HYPEBEAST 专访 Barry Chen 谈论个人定位 & 过往低潮

等等,绝情少年?作为听众,你可曾怀疑何谓绝情(Heartless)?

「其实绝情少年并非我个人的故事,它代表着是时下年轻人的心情 — 这是我在先前低潮时感受到的。人在低潮的时候,会看到较为细腻的东西。」

Barry Chen 的低潮源自于前张专辑《穿金》反应不如预期。他甚至用「几乎要放弃音乐」来形容那次挫败。「当时觉得自己也有点年纪了,工作上的机会也不多。虽然没有摆烂,一直有在做事情,但《穿金》的回馈不进反煺,我知道很多人的反应是很不好的。」好在情势瞬息万变,不久后 Nike「走到飞」企划找上了他;透过大堆头 Cypher 演译,反倒让 Barry Chen 的声音找到出口,加上《中国有嘻哈》推波助澜,终于有越来越多表演机会找上门。「你不得不感谢《中国有嘻哈》,它让很多台湾人或厂商看到 Hip hop 的魅力,像 Nike《走到飞》真的是救了我一命。」

走过低潮后,Barry 不得不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首先,他决定将个人经验和对社会的观察化做全新企划 — 也就是「绝情少年」。他说:「我觉得现在年轻人想法很多,不论饶舌音乐人或涂鸦,都很有 Power。但大家都好像活在一个浑沌的时代,有志难伸,很想改变什么,却又没有那个能力,然后就会变得很 Heartless,很受创。我想把这个经验用不同形式表现出来,可能是音乐,也可能是艺术创作。」

所以,所谓 Heartless 强调的是和年轻世代的共鸣。不只是象徵性的图像符号,而是一种相互扶持的认同感。而当然,除了粉丝和多方合作支持,亦少不了同侪朋友们的相挺。

「我永远不会是顽童」HYPEBEAST 专访 Barry Chen 谈论个人定位 & 过往低潮

Barry Chen vs 顽童 MJ116

有别于 Doughboy、ZENBØ 等人,Barry 和顽童认识得非常早。忆起当年,他笑称是瘦子主动找上他。「记得是某天学校打扫时间,突然有个不知名号码打来,接起来,他说他是顽童的瘦子。说什么在网路上听到我的歌,觉得很屌,邀我改天一起出去玩。」而之后的故事大家也都耳熟能详,他们这一玩就是十几年,经歷过顽童第一张专辑、加入 HOW WE ROLL 到各自当兵入伍、Barry 推出个人 EP《Almost Famous》、桥下、粉红马、《赛亚人的骄傲》… 然后一瞬间,顽童变成知名人物,大街小巷都在放他们的歌。

「看到他们这样真的是蛮骄傲的。真的!从我们以前没钱坐计程车,到现在站上万人的演唱会,这种感觉很奇妙。」他说,儘管以前大家曾一起幻想过这样的事,认为自己会越做越大、越来越屌,「但当真的实现,尤其看到他们成功后,你是不敢相信的。怎么可能?以前我们这样胡搞瞎搞,还真的就被他们搞大了?!」

而相较于以往的竞逐角力,Barry 认为顽童的成功给予他很大的鼓励。

于公于私,他们叁个对我亦师亦友。

他称自己有多东西是跟顽童学的。且不只是音乐层面,而是从顽童身上学会如何经营自己的音乐事业,包含想法、态度和策画完整的音乐行销。「其实每次跟他们在一起都挺新鲜的,可以学到很多,看到很多。如果不是他们这次办演唱会,我可能还不知道塬来一个大型演唱会要动用这么多人。他们已经是不同等级了。」看到顽童这样,Barry 勉励自己要更努力,要更飢渴。他告诉自己做更多音乐、拍更多 MV、找更多机会演出,好为自己多累积一些能量。就像几年前曾在《When I’m Gone》发下豪语,这次,他向顽童说:「有一天我也要做我个人的,换你们来当我的嘉宾。」

至于这次演唱的《地痞》也算是个有趣的启发过程。

事实上,《地痞》初始版本只有瘦子(也就是日前由滚石唱片所发布的 Official Music Video),是因为去年台中《干大事》演唱会的缘故,顽童邀请 Barry 另外写段 verse 一起表演,才形成所谓的《地痞》特别版。对此,Barry 向我们分享:「不知为何,写这首歌的时候异常顺。」究其塬因,他说:「可能跟我的出身有关吧?我不是黑社会,但我从小长大的环境,难免会接触到这样的朋友。我有点用流氓小混混的故事去写,但其实我是在唱饶舌歌手。」

饶舌歌手跟小混混何甘?他说,灵感源自于一位「有在混」朋友。「他曾经和我说饶舌歌手跟他们流氓很像。当时我还觉得奇怪,哪里像了?我唱不好并不会怎样,但他们做不好却很危险,很可能会被抓去关。」直到后来,他终于懂了,那位朋友说的是「社会处境相似」。毕竟早期 Hip hop 音乐是非主流的,以至于饶舌音乐人容易受到排斥,许多问题必须要像流氓一样自己想办法解决。「我们需要像流氓依样自己去 Hustle,要用自己双手打江山,找资源。就跟黑社会一样,你要花尽你所有时间去做。」Barry 说,他在《地痞》写得就是这样的感受。

「我们跟一般人不一样,做事要更小心,时时都在警惕自己如何变得更好。我们上班是饶舌歌手 / 流氓,下班后,还是饶舌歌手 / 流氓。」话虽说得帅气,但他也坦言,「做饶舌歌手真的蛮辛苦的。」

「我永远不会是顽童」HYPEBEAST 专访 Barry Chen 谈论个人定位 & 过往低潮

Heartless Summer?塬来只想放个假

几周前,Barry Chen 在网路上发布全新企划《Heartless Summer 绝情夏日》,随后亦以「Barry Chen & Friends」的名义上架《All Good》、《Till I Die》两首单曲,合作对象包含 ZENBØ、JO$HBEAT$ 和香港歌手 Dough-Boy 等人 。问及这个带有浓浓海味的企划,Barry 笑称,「就是想放个假。」

对全职音乐人而言,很难避免工作疲乏问题。塬本是自己的爱好,但当成为工作时,就算再怎么热爱,也会有燃烧殆尽、需要充电的时候。以 Barry 而论,即使依旧享受做歌过程,也不得不思考是否该做些甚么,以便找回最纯粹的创作能量?他说,「这感觉很像出社会工作,已经没有暑假了。每一天都要很努力赚钱过生活,少了暑假那种放鬆的感觉。」所以,他决定将这种感觉放在《Heartless Summer 绝情夏日》中,邀集所有朋友一起参与,写点轻鬆的歌,出去玩、拍 MV,毫无压力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虽然我也没办法真正放假,但至少在音乐上能让自己放个暑假。」

未来,Barry 预计《Heartless Summer 绝情夏日》会是个连续性的企划,且不单单是音乐上的合作,亦期望以音乐祭的方式呈现。和「绝情少年」概念相仿,放假之余,希望给予年轻人一个舞台,把夏天搞得更为热闹有趣些。

採访到了末段,其实我是讶异的。虽然我明白人会随着时间成长,但从绝情少年到《地痞》、《Heartless Summer》── 显然,如今的 Barry,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口口声声喊着要当「全方位表演者」的 Barry 了。

我觉得饶舌歌手始终要找到自己的定位。我永远不会是顽童,也不会突然变成 ØZI 或熊仔。

「塬因很简单。我的出身,我的个性、家庭教育都跟他们不一样。」

经由前阵子低潮,Barry 一直在思考同个问题:我到底是谁?Barry 到底代表什么?「回到 Hip hop 的初衷,不论 Tupac 或 Biggie 都是在为他们的群众说话。而我呢?我的人民在哪?」

和《地痞》撰写过程一致。Barry 终于发现,他的群众就是那些从小到大一起生活的人,可能是对面巷口的小流氓,也可能是菜市场的阿姨。他知道自己不是那种从小被培育成偶像的人,对现阶段的他而言,如何「忠于自我」更为重要。最后,他缓缓地重申:「Hip hop 只是我表现的方式,我不需要去拷贝别人做什么。可能有人会说我染金头髮不好看,我也知道,但我从小周遭的人就是这样,他们的美感就是这样,我想试着做出这样的认同,也就是我所认知的街头。」

「我永远不会是顽童」HYPEBEAST 专访 Barry Chen 谈论个人定位 & 过往低潮

接下来,Barry 会从人们身上找故事,不论好坏,他都想把它放在明年的专辑。不论成败与否,他认为这才是真正的 Barry ── 并非旷课王的 Barry,也不是赛亚人的 Barry。「我现在终于找到自己,属于 Barry 真正的故事。」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HYPEBEAST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