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的Old School舞者把最擅长的部分给弄丢了


2018年China Dance Delight Vol.9(以下简称“CDD”)于22号在上海落下帷幕。

CDD是国内最早的街舞齐舞专项赛事,每年都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舞团参加,它曾一度是舞者聚会、齐舞作品交流的主要活动之一,许多奉为经典的齐舞作品都出自这里。本届比赛由叶正和其团队WiikSymphony主办,观赛体验上的改进,也让前来观看的小伙伴纷纷表示“值回票价”。

China Dance Delight Vol.9现场

不仅有大片既视感的片头体验,随即进入的裁判表演和选手的展示,都有经过精心的准备。(这不是小编第一次感觉到街舞比赛与现代科技的结合,早前由跳跳APP举办的AUDC全国总决赛,也让现场充满了科技感)

今年参加CDD的齐舞队伍有20支,其中不乏圈内OG、《这街》&《热血》人气选手,更看到了圈内新生代舞者的朝气和传承。

李悦莎莎:齐的最高境界是默契

队伍情报:来自舞邦,《热血街舞团》中的人气选手,两人高度默契的配合赢得鹿晗王嘉尔的认可。

作品点评:两位舞者曾编排过多个舞蹈作品,而这次参赛的作品不仅有Urban的编排技法、情感带入,更把Old School曲风感觉演绎了出来,让小编起了浑身鸡皮疙瘩。

成名作:《西游记》、《大鱼海棠》等。

卡卡部落:把Breaking跳成一首诗

作品点评:当Breaking遇上民谣《成都》,两位舞者的精彩编排赢得了台下观众的热烈掌声。当主持人问道“裁判可能不了解中文歌,你不担心(引起不了他们的共鸣)吗?,两位Bboy的回答再次赢得了全场掌声“我们很享受这支舞,Breaking不一定要炸,也可以很走心。”

小知识:用Breaking跳好抒情中文歌并不是一件轻易的事,大部分人印象最深的是蛇男在《这就是街舞》百强时的表现,而最早用中文歌做Judge Show的人是来自Caster的Danny。

SeeThrough:Popping视觉系

队伍情报:这是来自上海本土的Popper组成的联队,有杨文昊爱徒子弹,描声创始人Zino弟子小熊,圈内小神通小杰,Crazy派代表蜡笔等中生代舞者。

作品点评:很久没有看到Popping的齐舞表演了,这是比赛的3支Popping作品中完成度最好的,音乐的剪辑切换,舞蹈编排创意和音效表达相比以往小编见过的齐舞都有突破,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高潮部分选择的音乐有些喧宾夺主且稍显嘈杂。

Caster BounceBack

队伍情报:来自上海Caster,由Locking小精灵之称“小博”带队、年少成名的“黄氏兄弟”和诸多资深Locker组成。

作品点评:这是第8支队伍,全程表现下来的动作整齐度和基本功的表现非常稳,在编排创意上也颇具原创,引起多次全场欢呼。在后面中间选手掉帽子的情况出现,选手的临时反应让这个“失误”变成了与台下互动的加分项,各方面都属上乘作品。当时小编就猜测,如果没有在编排or互动性or创意更突出的队伍出现的话,这支队伍基本稳坐前3了。

以上是CDD比赛中,最另小编刮目相看的几支作品。在比赛快接近尾声的时候,主持人廖搏说道:“CDD是当年舞者们心中梦想的舞台,在这里看到过OldSchool舞者最棒的齐舞作品,也期待后续队伍的能有精彩表现...” 这句话戳中了笔者的回忆↓

在这次的队伍中,Lingo&Sujoe 和 爱の供养 两支队伍有当年他们的影子

Lingo&Sujoe

爱の供养

但双人齐舞作品对控场能力、个人感染力的要求极高,否则,光靠默契动作很难制造出强烈的记忆点,因此很可惜没能晋级前六。

如果说,Urban作品想出线,最大的困境在于克服同质化,要在主题和表达上增强文化性和舞台表现力;那么,对于具有文化沉淀的Old School街舞来说,谁能体现HipHop的文化内核,谁就能成为当晚最耀眼的明星!

- “玩”,比“坚持”更重要 -

什麼是跳HipHop?

跳HipHop一开始的原意是指bboy,后来才有人用MC唱的歌来跳舞,所以说跳hiphop其实是一种后来的说法,bboy才是hiphop的起源。

LA是模仿纽约才开始有break dance。而LA所称呼的的break dance是popping、locking、breaking这三种舞蹈加起来的说法。现在这三种舞风被广泛被称为old school。

locking和popping是LA发源的(funk音乐所演变的style),breakin是(hiphop style),所以两种battle方法不太一样。bboy是对对方跳(有攻击性的舞蹈),但locking和popping是派对的时候跳的party dance,所以这两种派对舞其实应该是不太适合拿来battle的。breaking和locking及popping他们jerk的方式不太一样(jerk是腰的摆动,break是往外的jerk,具有攻击性;locking、popping则是往内的jerk,缺发攻击性)locking的发源团体The Lockers一开始发明的原本就是为了开心的玩,本来就不是为了battle。Bambaataa在与Mar谈话的时候也特别强调 peace、unity、love and having fun的重要。

——《Hiphop街舞文化历史基础及Hiphop知识普及》

作者:彼岸花开 from:嘻哈之城51555

笔者记得在街舞传奇人物Mr.Wiggles的文化讲座和采访中,他曾强调过HipHop的精神:Peace、Love、Unity&Having Fun.

被称为街舞活化石的EB成员 Mr.Wiggles

而在由Netflex出品的嘻哈纪录片《HipHop Evolution》中,也证实了这一点。

目前最正宗最详尽的HipHop文化历史介绍

没错!我们经常把Peace&Love挂在嘴边,也从来不缺Unity,被90%的Old School舞者弄丢的那部分就是——Having Fun!

小蘑菇get到了重点哟

Old School舞蹈是Social(社交)背景下的产物,更加强调参与感、娱乐性和互动性。有扎实的基本功加持,舞者们玩得越开心,台上台下越尽兴,这不就是大师们常说的Be Funky吗?

- 对于街舞萌新,请多一些耐心 -

舞者常常会提到“街舞圈”,“街舞圈”由无数个舞者小圈子形成,这是2018年以前的说法。《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两档节目的出现,让这个好客的“圈子”有些措手不及,这次CDD上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当亚军队伍See Through表演时,表演中有一个和台下的即兴互动,希望台下制造一些噪音(圈内称作“make some noise”),这样的互动原本能给双方带来兴奋感,可当时台下有近1/3的观众是第1次来看街舞现场,尽管齐舞结束后全场欢呼,但尴尬的那几秒着实让舞者陷入困境。后来主持人廖搏及时“救场”,也耐心地向大家科普街舞小知识:“当你看到舞者向你互动,或者有让你感到愉悦的表现,不用等到表演结束,你随时可以喊出来。你的回应,会让他更有自信地释放能量。”

See Through

和圈内资深文化推广人聊天时,关于Social(社交),我们聊到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在中国:

60-70后的主要Social场景饭局和酒桌...

80-90后的主要Social场景在KTV和各种球场...

到了90-00后,Social场景开始有明显的线上和线下之分,

线上的主要Social场景是短视频、聊天室和游戏,

随着街舞文化(Urban&Old School)的发展,大量新人的涌入,线下Social正悄然发生着变化...

对于街舞萌新,也请广大舞者朋友多一些耐心。

- 街舞是工作,它也是乐趣 -

最后颁奖环节,DanceDelight的创始人——Machine桑(Japan)分享了他的活动感言,他说,他最早是一名Bboy,因为跳舞有时候(你跳你的、我跳我的)感到孤单,希望更多人能聚在一起,所以做了DanceDelight这个比赛,没想到身边的舞者纷纷产生了共鸣,这一做便是25年(今年是JDD第25届)。他们的公司叫Ad Hip(没错,最难过海选的日本比赛Old School Night也是他们做的),每年要办80+场活动,很辛苦但是很快乐,而办比赛的宗旨,就是把街舞中的开心和快乐传播出去。(小编:这或许活动长盛不衰的秘诀吧,难怪日本街舞能出现那么多优秀舞者和作品!)

JDD创始人Machine桑和翻译林备

近几年,随着街舞培训在全国遍地开花,当年聚在一起跳舞、打比赛的“兄弟们”纷纷转向幕后,“培训”、“做展演”、“跑活动”...连轴转的你,把舞蹈变成工作后,是否还保留着当初那份跳舞的初衷——Enjoy Dancing(享受舞蹈)?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街舞活动小喇叭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