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鸦圈里的人肉大数据——草哥


启草设绘(草哥)

来自长沙

2016年开始收集和整理

国内各类涂鸦活动海报上千张

他用这种方式

整理出了中国涂鸦艺术近几年的发展脉络

今天我们对这位 大龄未婚男青年 神秘嘉宾

进行了一次专访

听听他对中国涂鸦解读

2019

2019年中国涂鸦活动海报不完全集合持续收集整理中,如有遗漏或新增,欢迎投稿至邮箱472038235@qq.com,截止日期为2020年1月1日零时,后续将整合2017~2019年三年对比统计表,供大家参考。

奶滋仙女:

当初是怎么开始想要开始整理和收集涂鸦活动的?

草哥:

我本人是一个涂鸦者,同时我也是一个有整理癖的人,尤其是看到有大量类似物品零散出现的时候。我从2016年开始收集和整理涂鸦活动海报,其实我并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像鸡米哥之前就为此做过大量的工作,在我开始做整理的时候,他给予了很多资讯支持(shout out 鸡哥!)。

2016年,全国各地陆续举办了很多新兴的涂鸦活动,我只参加了其中极个别的活动,但对于我本人来说已经收获巨大。只有亲历过这些活动,才会感受到喷友们组织活动的辛苦,见证中国涂鸦文化发展到新阶段的步步脚印。说得文绉绉一点,中国涂鸦文化是个“宏大的叙事”,要见证这个文化的发展历程,除了参与其中外还有什么方式?我认为,最直观的就是视觉方式,最视觉的方式就是每场活动的海报设计,于是我开始留意各地的涂鸦活动信息,收集海报。

奶滋仙女:

为什么想到要去做涂鸦圈的大数据?

草哥:

其实也谈不上“大数据”,因为整理的信息还是有限。我只是想尽量去构建一个中国涂鸦文化发展抽象模型,让涂鸦文化圈内圈外有个表面而直观的认知。整理的数据内容也是经历过反复斟酌取舍的,我会尽量选择不同类型都有可以共用的指标,比如之前想按参与人数规模来统计,但是这个明显不能等价衡量讲座和MOS这两类活动,所以希望日后有时间细分每个活动类型更详细的数据吧。

奶滋仙女:

收集的标准是什么?不是圈里人举办的涂鸦活动你也会收集吗?

草哥:

一方面我会通过海报上的信息去判断整理,同时,我也会根据每个活动实际情况去斟酌。圈外组织的活动,如果有圈内的参与,能收集到或者愿意提供的,我也会收集进去,不过最后还是要看实际效果来决定是否采用。随着涂鸦文化的发展推广,打着“涂鸦”旗号蹭热点的人和活动肯定只会多不会少。

奶滋仙女:

做大数据统计耗费时间多吗?

草哥:

一年大概耗一整天时间吧,但通常小型的、自发的或者海报信息不全的活动需要通过各方渠道了解具体信息,按照模型圈的说法叫“考证”。收集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我无法确定一共耗费了多长时间,但做这件事情并不会给我带来太大负担。

奶滋仙女:

有没有想过收集和整理涂鸦活动能为你自己带来什么?毕竟你是在义务做这样一件事。

草哥:

其实我非常感谢全国各地的写手艺术家的支持供稿,在收集海报的过程中,我从未有人对我的做法感到质疑。实际上,我并未想过做这些事情能为我带来什么,如果真要说,那就是和创作涂鸦一样,做好了就会给自己带来成就感,其它的希望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奶滋仙女:

有没有人拿着你的成果去做别的事?

草哥: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这些海报都是大家集体劳动的结果,希望我所做的工作能给大家提供建设性的帮助,比如把它当做考大学、旅游或者工作地点的参考。我只是要声明一下,我没有海报集合的版权,它属于各自活动的所有者。而如果需要使用数据内容,请务必注明作者出处。

奶滋仙女:

说说你对近年来中国涂鸦活动的看法以及未来中国涂鸦的发展趋势?

草哥:

最近几年涂鸦活动数量一直在增加,类型也越来越丰富。除了“武”的喷漆活动外,受喷漆客观条件影响,未来可能在跨界、展览、讲座这类“文”类型上会有增加。涂鸦文化在中国发展近二十年,底蕴逐渐厚实起来,除去“叛逆”和“破坏”,可以聊得东西还有很多,多年老手前辈也会有更多的心得领悟。

另一方面,打着“涂鸦”旗号的墙绘已经遍地开花,同样打着“涂鸦”旗号的伪涂鸦活动会越来越多,毕竟“涂鸦”一词本身就很难准确描述我们所从事的这个文化。表面上的同质化已经让涂鸦成了某种意义上无法自洽的“悖论”,我们可能需要更多的去探寻涂鸦的精神内核。

奶滋仙女:

你会一直坚持做下去吗?动力是什么?

草哥:

爱着涂鸦就会有动力,和创作作品、参加活动一样,整理海报也算是我对涂鸦文化表达热爱的方式吧,我希望在作品和活动之外,还有一种能把我个人长久地融入到中国涂鸦“宏大叙事”的方式。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Graffiti art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