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比你入门早还比你用功的小孩 你怕不怕?


这是一个学习breaking两年的小孩,因为一场比赛只得了16强的成绩,痛哭一场后开启了每天八小时的高强度练习。

一个月后,摘得冠军,哭着对爸爸说,“爸爸我太累了,但我好开心。”

这是一个因为学习成绩落后,作为惩罚被爸爸剪掉头发的小孩。因为“这一碗光头”,半个学期后一跃成为班级前十。

“每天八个小时的练习,是老师或者爸爸逼你的?”

“不是,我自己要求的。”

“练八个小时breaking, 每天都这样,不辛苦吗?”

“我不怕累!”

初识街舞

“breaking很帅气,我跳的时候很开心”

马若溪今年八岁,来自河北张家口,读小学三年级,一个眼睛又大又圆,身材偏瘦的“奶帅奶帅”的小男孩。若溪小的时候非常内向,甚至有些自闭,放不开,不爱和别人打交道,三岁才开始说话。为了让若溪的性格能变得外放一点,爸爸带他尝试了街舞。

“一开始是想要让他接触一些新鲜的事情,性格能够变得外向。孩子天赋一点都不好,理解能力也差,很闭塞,刚开始接触街舞左右都分不清楚,一个动作别的小朋友两遍三遍就会了,马若溪根本不行,我就拿手机录像,回家看,回家练。”

一开始入门比较慢,若溪也不会着急或者想要放弃。就想着自己慢慢练习,慢慢坚持。整个过程中,爸爸也不担心不着急,父子俩人惊人的“心大”和默契。(反思很多家长常常口中挂着“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这样的焦虑和逼迫又给自己和孩子带来过什么收益吗?)

整个采访的过程中,感觉若溪和爸爸与其说像父子,更像是兄弟或者朋友。谈及有没有什么“育儿经验”分享给大家,与我设想的“侃侃而谈”不同,爸爸笑了笑十分真诚的说“没什么也”。他只是在用自己的陪伴表达了一切。

若溪和爸爸

爸爸说,在张家口,大氛围下家长们都会非常在意孩子的成绩。会给孩子报一个又一个的补习班,甚至连“兴趣爱好班”也会一个不落的报。

“比如你乒乓球,围棋,游泳什么都报了,孩子很辛苦上那么多课,他也不一定喜欢。可能到最后,也什么都没有学好。不如将一个爱好,一件孩子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好好的做下去,既可以让孩子知道做一件事情要坚持下去,从中获得持之以恒的品性,也是他个性,特点,天赋的一种挖掘和培养。”

“因为跳舞若溪认识了很多的小朋友,他们会一起练习,cypher或者比赛。希望他能够通过街舞在全国各地收获各种各样的朋友,这样日后等他长大去上学,各地都会有很多朋友和兄弟,我觉得这个也很重要。”

“很多时候我发朋友圈说,若溪街舞比赛得了什么奖,其他家长们虽然也有说好,但是很多人都不认可这个东西。可能大众对街舞的接受度还是比较低。但我觉得孩子喜欢就挺好,他自己有兴趣,能坚持下去就行。”

学习跳舞两不误

“爸爸跟我说,学习和跳舞一样重要”

“我和他的老师们都非常重视他的学习,他一年级入学时候开始接触breaking, 那个时候学习成绩就表现的很普通,我们就一起督促他的学习,因为成绩不好,剪了他很在意的头发作为了惩罚。(没了之前帅气的发型,小若溪觉得自己跳舞就不帅了,于是就开始努力学习,可爱哈哈哈)。”

“还有他的两位老师,学习不好不让跳舞,站一边看都不让跳,逼的他努力学习。差不多半个学期吧,成绩就追上来了,基本能稳定在班级前十了。”

“现在决定很多东西都太早,学习是怎么都不应该落下的。现在好好学习好好练舞,两种能力都具备的时候,将来再由他自己进行选择。”

对于被剪掉头发这件事,若溪一直不愿意提及。害羞的说忘记了,忘记了。后来我悄悄问他,不愿意提及这件事是因为觉得有一点丢脸嘛?他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每次若溪一放学就抓紧写作业,写完就去练舞。比赛准备的空隙也会写写作业,有时候可以缓解下紧张的情绪,放松下头脑。

这样的情节是不是非常眼熟。成功的人都是有相通之处的:高效率,清晰的目标,持久的努力。想想小蘑菇,周钰翔,席佳琪,哪一个不是这样“见缝插针”的学习,哪一个不是自发自觉的高强度练习。孩子们的成功不仅仅因为他们年纪小,入门早,更多的在于他们比我们更懂得为喜欢的事情要坚持和努力。

这些看似什么都收获了的“小神童”们,无非是牺牲了玩耍看电视的时间。若溪爸爸的朋友圈里,大部分都是若溪抓紧任何空闲的时间在学习或是一个个练习的视频。视频里你能看到他因为累有点“痛苦”的小表情,但他总会调整下状态,再次进入练习。

“有时候练习完累的一上车就睡着了。马若溪思想很单纯,很听话,让干什么干什么,让怎么练就怎么练,累了就哭一会儿,也不说出来。”

七月七号北京有一个比赛(Dance of the Beat)他只进了十六强。从那次以后回来后就每天坚持八小时的练习,整整练习了一个月。后来上午去老师家里练习,晚上在舞蹈室练习,两个老师都付出了很多很多,后来八月十一号内蒙比赛(无尚集宁)得了冠军后,直接哭了,和我说太累了,不过很开心,付出的得到了肯定,得到了回报!”

全方位的支持

“爸爸他陪我练习,妈妈给我做饭吃!”

若溪的成绩除了和他自身的努力有关,也离不开他背后全方位的支持。无论是家庭,学校,街舞老师们,都尽力给予了若溪鼓励和帮助,若溪无疑也是个幸运的孩子。

无论练习还是比赛,爸爸都是全程陪伴。而妈妈负责生活起居的保证和照顾。(问及妈妈在整个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若溪说妈妈做饭给我吃呀!)

若溪和爸爸妈妈

上周六为了来北京参加“舞士归来”全国少儿街舞挑战赛,父子俩早上四点多起床,驱车从张家口到八达岭奥莱中央广场。若溪参加了breaking 1v1, breaking 2v2, freestyle 1v1,freestyle 2v2, 分别获得了冠军,亚军,32强和16强的好成绩。孩子跳了一天,爸爸站了一天。

 

周日先是接受了采访,参观了清华校园,晚上又继续回八达岭进行一个齐舞比赛的排练。爸爸说,北京的氛围太好了,他每天都有进步,四天就学会了af (air flare).

同时,若溪的启蒙老师也在他的成长过程中给予了他很多的关爱和帮助。“若溪很幸运,遇到了好的启蒙老师。老师们也非常认真负责,对待他很严格,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一样,就像前阵子老师把孩子弄回家每天在家里训练,晚上陪孩子练到十点。把若溪交给这些老师们我非常的放心。”

在学校里,因为跳舞也让若溪收获了很多“粉丝”。若溪很享受为同学们表演时的感受。一开始爸爸有些担心孩子穿着非常的潮,比较hiphop,会引起老师和学校的不满甚至制止,但老师们非常认可,也非常宽容,很尊重他个人的发展。

此次受北京ROD Crew的邀请,参加“舞则选兮”的齐舞大赛,要在北京排练一周,向学校请了一周的假。老师表示非常的支持:“又去比赛呀,加油,拿个好成绩回来呀!”

要强,有耐性,肯吃苦,拥有全方位的人员支持,又怎么会不成功呢。

来北京参加“舞士归来”,若溪遇到了以前赢过自己的对手,和一些自己没见过但实力很强劲的孩子。这场冠军得来不易,我问他遇见这些对手时心里会不会紧张,都想了些什么?

“拿冠军!”

若溪短期的目标是要打败河北赛区一个拿过breaking冠军的小孩,在他眼里,一个人领先于自己,自己要做的就是不断练习,然后打败他。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但说的哪句不是真理....想要打败他,就是靠更多的付出和努力啊!

问及有什么目标和梦想,若溪脱口而出“拿世界冠军!”连一旁的爸爸都被逗乐了,“你这么有胆子呢!”也许有人笑说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牛是狼谁又说得准呢。

又一颗“未来之星”踏上了征程。当然。这一切只是开始,若溪的路还很漫长。希望若溪凭借他的努力,能够越来越优秀,实现他所有“简单又不简单”的目标和梦想。

当然,更希望当他的优秀让他获得的关注度越来越多之时,他仍然能够不忘初心:记得因为一场比赛拿了十六强自己的不甘心,记住炎炎夏日里每天八小时的练习,记住一开始就算比其他小朋友学的慢也绝不言放弃。

希望这篇推文不是“伤仲永”的又一个事例,而是一个未来世界冠军的“童年专访”。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街舞足迹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