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 热狗:不习惯说skr "老夫子"聊发少年狂


@Bridge:我给我爸爸说过:“狗哥就是我说唱上的爸爸。”有了你,才有我们!!!!

@寿君超Keyso:说唱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样子,在我这,也许这是该有的样子。最大的respect给狗哥,张震岳,胖别,派克特。

@老道:是时候展示我们hiphop粉力量不亚于饭圈的时候了,燃烧吧小宇宙。

这首《再见 HipHop》之后,来自街头的音乐人写给MC HotDog的留言,的确,热狗是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情怀和商业结合的最好的说唱歌手。

……

时间回到2008年,热狗的《差不多先生》出来之后,老有人觉得他商业了、主流了,动不动就“热狗你变了,你还是最早时候的那个你吗?”

结果有网友回问:“请问 8 年前的你在干什么,现在的你又在干什么,请问你有变吗?你还是那个在补习班听着热狗的《补补补》觉得很兴奋的小孩吗?请问你现在还有在补习吗?”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就在我们都接受了热狗今年已经 40 岁这个事实,理解他已经没有当年的满腔愤怒的时候,他偏在上上礼拜的“新说唱”上喊了一嗓子,“如果你真的喜欢说唱,你是真的饶舌歌手,你知道应该投给谁!”

然后再在上周放出的《再见Hip Hop》里告诉大家,他“还是不习惯讲 Skr”。

恍如隔世,好像回到了 20 年前。

比起 Skr,热狗肯定更习惯讲“幹/干”。最早在念高中的时候,他整天不想上课,在课本上写些有的没的。20多岁刚出道的时候,讲起这些事,每隔几个字他都要加个“幹/干”。

这些手稿等到他上了大学、开始创作 Hip-hop 时派上了用场。当时热狗也常泡在叁劈林老师建的嘻哈讨论板 Master U 里,还在里面认识了大支。

大支念台北体院,路子比热狗野,带淳朴的小热狗见了很多世面。什么犄角旮旯烟花柳巷,领着热狗去了不少地方,有时候甚至十点半就带他去排队,一开门他们第一个进。有一晚大支带他去跟体院的学长喝酒,喝到最后热狗拼不过差点给学长跪下。

这些体验都被他写进了早期的歌里,《1030》、《快乐》,堕落但写实。

因为都在写歌、演出,课也不上,挂掉很多科。姚妈妈忧心忡忡,有一次跟热狗的同学赖大师聊天:“你看这姚中仁怎么办哦,课也全都当掉(挂科),难道他以后要靠这个吃饭吗?”赖大师回姚妈妈说,搞不好他有一天真的去唱歌哦。

姚妈妈想了想,那他应该也吃不了多久吧。

没想到一直吃到现在。91 年任滚石副总经理的张培仁获许离开滚石唱片,跑到北京创办魔岩文化做摇滚乐,做了 3、4 年“中国火”之后,94 年 12 月 17 日他们在香港红磡办了“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

那是封神的年代,但魔岩文化却突然撤离了北京。滚石因为经营问题提出要他们回去做魔岩唱片,张培仁把中国火品牌交给滚石的另一位同事后返回台湾,本打算用三年时间积累足够的资金再回北京,但后来却事与愿违。以至于后来的窦唯把这整件事情都看作某种“阴谋”。

撤回台湾后,张培仁通过“夜店大亨”林志宏,在一场地下演出上发现了热狗。那时候魔岩投资了一些 Livehouse,其中就有林志宏经营的 @live,林志宏热爱饶舌音乐,经常在@live 里办 Hip-hop party,那时候并不存在有名的饶舌歌手,所以他找来演出的都是些还在念书的学生。

热狗和大支就是其中两位。有一天热狗人来疯跑上台表演,结束后林志宏给张培仁打了个电话,说下一场热狗的演出,你一定要来,后来张培仁回忆说他一进门听到热狗“幹/干偶像”那一段,就已经决定要签他了。

签下来之后,张培仁和 Roger 做了两件事,第一是让热狗上了当时还很简陋的“春呐”,第二是用几乎没有广告预算的方式、低价在地下发行热狗的正式专辑。01 年热狗发了四张 EP,在没有媒体宣传的情况下,整个上半年销量排到了前十。

这些“含有粗俗不堪的脏话,甚至夹杂淫秽、反动内容”的音乐被盗版到了内地,04年央视《焦点访谈》的记者暗访北京一些学校,发现周边有很多小店在贩卖这些光盘,文化部立刻发文封杀粗口歌、哈狗帮、摇头玩等音像制品。

盗版音像店“害人不浅”。哈狗帮音乐被当成反面教材上了《经典素材之历年考场真题分类篇》,里面把哈狗帮写成台湾一支乐队,说他们的“音乐特别刺激、真过瘾”,好多唰唰练真题的淳朴学生避开了盗版,却没防过这一手安利。

当时在台湾本土,热狗、大支跟 DJ 小四还有个称号叫“魔岩演唱会第一团”:永远都是第一个上场暖场的,但也从来都暖得不咋地。有八个月里大概跑了 100 场演出,但有 50 场都在被台下观众嘘,观众在下面嘘,热狗就在上面跟人对骂。

有一次在户外场地唱到一半,热狗嫌观众声音不够直接喊停。

“等一下,不行不行,要叫大声一点,叫到被警察抓走。”

观众没被抓走,热狗先一步被抓去马祖服了兵役。因为那一年魔岩唱片也结束营业了,旗下歌手都转去了滚石。03 年底热狗退役,黄静波(George)带着他和张震岳开始跑巡演,从台湾最小的 pub 一直跑到美国的 house of blues,卖力气换人气。

到 08 年,《WAKE UP》拿下金曲奖最佳国语专辑,这是台湾饶舌第一次走上主流舞台。热狗在感言里 shout out to 所有从 underground 到现在一路参与饶舌音乐的朋友。

“希望大家有朝一日也能浮向主流”。

说到这里你会发现,热狗当然不能排斥主流:台湾 HipHop 过去二十年的发展,本来就是嵌套进了台湾娱乐工业的体系里发展的。

出唱片、卖唱片,跑演出、上综艺、接商演和代言,有好作品就冲击冲击金曲奖。2013 年之后,嘻哈歌手甚至连小巨蛋都有机会上了。从热狗到蛋堡、顽童甚至新生代的熊仔,都能比较顺利通过做自己的东西,进入主流视野。

这种有上升通道、渐进性式的发展,相对还是健康一些的。说白了,一个 started from the bottom,最后拿到了金曲奖、上小巨蛋开个唱的饶舌歌手,你还指望他骂什么呢?

但大陆 HipHop 过去二十年是纯野蛮生长的,直到“有嘻哈”。而“有嘻哈”的爆发是自上而下的,由大综艺大IP大资本牵引着走的。底部的体系不稳,所以粉圈、资本、监管、流量,各种各样的东西就都很容易带来强烈的冲击。

“有嘻哈”的时候,毕竟是第一季,有很多未经阉割的、野生的力量第一次被展现出来,所以矛盾并未集中爆发。到了“新说唱”,整个节目在展现原生 HipHop 文化这件事上的保守和收缩,以及 Skr、虎扑等事件,矛盾就集中爆发了。

再加上被小胖和派克特的怀旧 CD 刺激那么一下,于是我们看到今天“老夫子上身”的热狗。

2010 年顽童的瘦子 diss 满人的时候,热狗在脸书上写了篇长文,表示两遍都理解,说 32 岁的他在瘦子身上看到 23 岁的自己,但是现在他已经看淡了这些,

“我小時候傻傻的以為 HipHop 真的是一種什麼生活態度,後來我才知道它到頭來終究是個娛樂”。

我猜现在他可能会想,八年前的自己,根本不知道 HipHop 能有多娱乐……

本文原创作者:阿钟;编辑:木村拓周

文章首发:北方公园NorthPark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嘻哈乱爆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