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舞”总冠军韩宇:这世上所有的坚持 都是因为热爱


在舞台上,他是中国街舞圈难得的freestyle全能冠军;在课堂上,他是上课认真负责的好老师、大哥哥,教过的学生数以万计。

但是在街舞圈,他一直饱受争议,有人说他忘恩负义,有人说他是才华满溢,有人形容他就是街舞圈里的“双面人”。他不愿贴上过多的标签,他说他只是一个舞者。

他就是——韩宇。

最近大火的综艺节目——《这!就是街舞》让多年沉寂的街舞产业再度成为热门话题。在《这!就是街舞》第五期齐舞团战中,韩宇霸气以一敌七连胜7场,打破了国内街舞圈“抢七”5年尘封记录,不仅现场被点燃,他更被网友封为“全能战神”。


01 年少成名 放弃学业 背井离乡

1989年出生在武汉的韩宇,从幼儿园开始就表现出了对舞蹈的兴趣。但真正迷上街舞,是在他十岁的时候,第一次看见跳街舞的年轻人炫酷的技巧和动作,当时的他觉得跳街舞是一件很帅的事情。

▲ Mc Hammer

从那以后,他开始关注街舞。真正想学跳舞是受到Michael jackson、H.O.T 、Mc Hammer的影响。

▲ Michael jackson

当时韩宇的偶像就是在中国掀起第一波韩流风暴的 H.O.T 。他们是韩国音乐界的偶像鼻祖,绚烂舞曲,发烧R&B,现代RAP,轻声合唱是他们的特点。在当年影响了许多年轻人对音乐以及舞蹈的理解。

13岁的时候,有次我去逛商场,第一次看到武汉的街舞比赛,当时我在台下看,然后就看到了亮亮一个队在台上,让我眼前一亮,那次之后我决定一定要跟他学跳舞。

十三四岁年纪男孩的爱好总是和热血与汗水分不开的。跳舞成为了韩宇唯一的课余爱好,那时的他结识了当时在武汉已小有名气的亮亮,并拜他为师。成为13岁的韩宇的老师时,亮亮也不过才16岁。

从此韩宇的生活就变成了上学、上舞蹈课、练舞,一年的时间他从学员成长为队员,然后跟着这群哥哥们一起在武汉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演出和比赛。

街舞文化最初传入中国,始自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电影《霹雳舞》。因为这部电影,中国内地几乎与美国同步出现了一大批街舞者,当时的霹雳舞(Break Dance)就是现在Breaking的前身。随着霹雳舞潮流的兴盛,大街小巷都能看到提着卡带录音机的青年舞者。

但从1986年开始,街舞热逐渐降温,过度的商业炒作使街舞很快成为大众口中嚼剩的口香糖,流行艺人迅速窃取街舞成果,将之重新包装成更易为大众接受的流行产品,真正的街舞却遭到抛弃。

跳街舞除了满足一下个人兴趣,别无所得。作为一门非传统的文艺形式,跳“霹雳舞”的年轻人在当时甚至被称为不良少年。

▲ 电影《霹雳舞》剧照

在那个年代,韩宇的父母认为跳舞是一件“不务正业”的事情,觉得跳舞在课余时间当兴趣爱好就可以了,是不可能以此为生的。因此在武汉的时候,无论是比赛还是表演,韩宇都是自己偷偷去参加。

那个时候不敢跟家人说这个事,然后就每天偷偷去学,一周有四到五天,这样持续了两年。

2005年全国电视街舞大赛,我当时得了武汉赛区的亚军,然后有机会代表武汉去北京参加录制,那算是我家里人第一次有关注我的舞蹈,关注我想去做的一件事情。

到了20世纪90年代,作为一种新兴的、时尚的文化形式和生活方式,嘻哈在全世界迅速发展起来。街舞在中国以广州、上海、北京三个城市为中心,逐步传播开来。

当年的双星杯是国内声势最大的全国电视街舞比赛,同期参赛的还有黄景行、杨文昊、石头等等。

虽然韩宇年仅十五岁,舞龄也只有短短两年,但年少的一股冲劲让他一路走到了全国总决赛,登上了央视的舞台,并最终拿到了男子单人全国第八的成绩。

▲ 韩宇和亮亮参加2011年央视电视舞蹈大赛

比赛之后,韩宇的父母觉得特有面儿,也觉得孩子挺不容易的,全靠自己努力上了中央电视台。虽然只学了两年,家里也没有什么支持,但也拿了个不错的成绩,他应该是能把这个事情做好的。

“年少的时候我们都任性叛逆,总把父母当成我们梦想的绊脚石,但实际上你只是根本没有努力拿出向父母证明你实现梦想的能力。”

在比赛的时候,韩宇认识一个上海舞团的哥哥Evo,他觉得韩宇跳舞不错,邀请他去上海发展。

那个时候韩宇读高中,当时他面临两个选择,一是留在武汉继续学业,二是去大城市学习跳舞。他跟家人商量之后选择放弃学业,去上海一门心思学跳舞。

有得也有失,得就是我有更多的时间去专心学好舞蹈;失呢,就是一般人应该是先完成学业,然后再步入社会。

现在有时候我感觉当时好好读书也许会让自己更丰富,更有内涵和修养,为人处世也会更成熟。

十五六岁的韩宇想法很简单,只是单纯的喜欢跳舞,想去上海、北京、广州这些大城市接触到更好的舞团学习舞蹈。

渴望得到迅速成长的韩宇接受了邀请,一个人从武汉来到了上海。

16岁那年,韩宇正式开始了自己的舞蹈生涯。


02 迷失与找寻

初来大城市的日子并没有韩宇想象中的那么风光,上海的消费水平很高。近一年的时光,他每天在沙县小吃点一碗拌面加一个鸡蛋,那个时候鸡蛋只卖五毛钱。

叫他来上海舞团的Evo租了房子,最多的时候一间屋子住过八个人。直接把被子一铺就睡在地上,这样的生活状态维持了很长时间。

没有很多的钱去吃,大城市有很多诱惑,但是那个时候自己就只能看着,远远地看着。

因为自己很清楚,自己不属于这个位置,所以那个时候一切都是很简单的,一切都是以跳舞为主。

离开了自己最熟悉的圈子,上海的竞争和氛围明显比武汉更加激烈,刚去上海的那一年他没有比赛,没有活动,没有演出,每天的生活就是学习、比赛、练舞,每天可以一直跳八个小时。

街舞的基本功分三种:第一类肌肉能力训练,包括耐力、爆发力和韧带的训练。要知道,舞者的身体机能是跟运动员一个级别的,速度力量各方面都超越普通人的程度。

第二类身体控制训练:要跳出漂亮的线条,精准的做到每一个动作,干净不拖沓。这是一种肌肉记忆的过程,有胸部画圆、头画圆、腿画圆、身体分离(isolation)、身体的wave练习等等。

第三类身体协调训练:在跳舞中,不同的舞种要跳出不同的质感,比如Hiphop里的律动感。要做得自然、有弹性、轻巧。

那时候的他内心坚定,目标简单。不在乎钱,不在乎吃得好与不好。能吃饱就好,有地方睡就好,他最在乎的是把舞跳好。

用了一年的时间,韩宇从学生变成了舞团的助教,虽然跳舞的过程非常辛苦,一时也看不到头。但因努力得到的一点点进步都让他觉得很开心也很满足。

从助教升为一个正式老师的时候,班上都由我说了算,但其实收入几乎是零。可那个时候就是觉得突然不一样了,现在想一想那个时候才是最开心的吧。

▲ 韩宇独家花絮

17岁的时候,韩宇作为当时年纪最小的选手拿到了杭州“飞鱼杯”街舞大赛HIPHOP冠军以及2007年深圳B2D全国街舞大赛的冠军,北京KOD亚洲街舞大赛亚军。通过这几次比赛,让更多的人知道了韩宇这个名字。

那场比赛对我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因为那场比赛结束之后,就有人请我去当裁判了,十七岁就有人请我去当裁判。然后很多人慕名而来,点名上我的课。

差不多是那个时候,自己突然一下就觉得,靠自己立住了,也变得更有自信。

凭借不断的努力,渐渐地他开始有了自己的特点,身体流畅性和舞蹈的节奏把握得很到位。

他几乎是全能型选手,跳Locking时他行云流水的肢体表达,加上对音乐节奏的准确把握,良好的舞台感染力让观众一起燃爆全场。而他的Hiphop风格比较偏new style,isolation(身体分离)的动作做得特别漂亮。

Popping的技巧也掌握的较为娴熟,远超泛泛水平。从battle角度来看,他的确配得上全能王的称号。

18岁那年韩宇的父亲被诊断患了癌症,韩宇理所当然成为了家中担当重任的男子汉,彼时的他迫切希望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份事业。

当时韩宇在全国大小比赛中已经获得了不少奖,于是在双重压力下,韩宇“出走”了,开始经营自己的舞蹈队Discover。

这是韩宇第一次出走CASTER,但却并不是最后一次。

在经营Discover的两年时间中,韩宇明显感到力不从心。从舞者突然转变为老板,他根本没来得及做任何准备,对于这个刚成年的少年来说,运营和管理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即时每天都在忙每天都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在上面,却收效甚微,虽然舞蹈室生源不断,但是却始终难以达到盈利。

一直都是在退步,那个时候以前就想着天天,去哪儿做个裁判,多少个裁判费,去哪儿教个课、多少费用,都是在想人际关系这种事。

已经没有像刚开始那么专注在舞蹈里面。所以那时候整个人状态也不对了、舞蹈也不对了,整个东西都不对了,就下滑得很厉害。

韩宇意识到自己当初的冲动,于是又找到了当初带他来上海的导师Evo。Evo在听了韩宇的道歉以及想法之后表示了理解,他建议韩宇回到CASTER,并将Discover改名为CASTER,由老板转为股东之一,回归到他最擅长的舞蹈中。

很多人问我,全能你累不累?我练舞的时候,什么都不想,我只练POPPING,练基本功。汗流浃背,休息一下喝点水,换一身衣服,继续练,一天跳八个小时。

我很喜欢挑战自己的极限,很多人跟我说韩宇你是用生命在跳舞。我觉得不管你练习还是教课必须投入这个过程,才能感染到大家。

所以每一次我教课就跟洗了澡一样,别人教课湿一件衣服,我教课从袜子、内裤、帽子都湿透。

回归CASTER后,能够更加专心练舞的韩宇迎来了舞蹈生涯最风光的时期。

2011年韩宇获得了全球最具权威性的街舞比赛Juste Debout中国赛区Hiphop和Locking 双料冠军,并在popping组也拿到了八强的成绩,而在第二年,韩宇也和搭档阳阳成功卫冕了2012年Juste Debout中国赛区Locking组的冠军。

我学习每一个人,把他们的优点都运用到自己的身上,到最后变成了自己的东西。我可以灵活运用,随时转换自己的状态。

我可以是韩宇A、韩宇B、韩宇C、韩宇D,所以我跳舞的风格不会单一。

在韩宇的知名度越来越高的时候,薛之谦当时的经纪公司找到了他,希望能够合作签约。

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做过明星梦呢,经纪公司给出的宣传规划让韩宇很心动,23岁的韩宇虽然已经站上了世界的舞台但他也渴望被更多人认识和喜欢。

在和经纪公司确认即使签约也不会影响CASTER的任何课程和活动安排后,韩宇毫不犹豫签下了合约,但是这一切他并没有告诉CASTER的任何人。

对于CASTER来说,韩宇的行为无论是出于什么初衷,这都是不顾恩情的又一次背叛,“CASTER韩宇”成为了永久的过去式,CASTER在网上发布了开除韩宇的公告,当年一起奋斗的兄弟姐妹们如今几乎都断了联系。

签了公司以后的韩宇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风光,当初韩宇以为签了别的经济公司,对CASTER不会有什么影响。

没曾想在被开除后,韩宇也瞬间从“中国冠军”跌落谷底,许多人都骂他忘恩负义,骂他是白眼狼,从前争相邀请他教课和做裁判的人一夜之间似乎都消失了。

那个时候慢慢发现身边喜欢我的人,开始离我越来越远了。原来请我教课,请我当裁判,慢慢这些东西都没有了,然后慢慢不知道是韩宇把自己排挤在外了,还是大家把韩宇排挤到圈子外面去了。

网上开始发贴,说韩宇想去当明星,目的性太强。从一下被很多人喜欢,到突然一下没有一个人说你、关注你、聊到你,甚至有人说韩宇跳得并不好,那个时候真的蛮打击我的。

在最低谷的那段时间,韩宇很迷茫,不知道到底应该朝哪方面发展,没有人再找他上课、当裁判了,这意味着他几乎没有什么收入,有的时候饭都吃不上。但那个时候他依旧没有放弃跳舞。

韩宇的妈妈曾经劝他回武汉,但是韩宇觉得即使在上海,这个没有一点归属感的地方,也不能遇到一点挫折和别人言语上的攻击就认输。这不是他的性格。

所有人孤立我,我没觉得我自己是弱的,我也不想解释什么,我只想用自己的行动去努力,去改变所有的人对我的流言和看法。

我见过很多人因为生活,因为各种因素,最终选择放弃舞蹈。我很尊重他们,当然我也觉得很可惜,曾经大家在一起跳舞,一起比赛,大家有可能曾经是对手,是兄弟,但是大家慢慢都疏远了很多。

因为这是我喜欢的舞蹈,这是我开心的源泉,所以我选择了一条道走到黑。

韩宇觉得一生要去经历很多事情,才能够成长,才会慢慢变得强大。一个人的成熟度不是以年龄作为评判标准的。而是在经历了起起落落之后,对待每一件事情,对每一个问题的处理方式上的转变。

你总要一个人,走过所有的孤独。在挫折、痛苦和迷茫之后还是要起身继续上路,披着盔甲对抗现实。失败的洗礼和孤独的磨砺,是每一颗成熟强心脏的必经之路。韩宇好像都经历了。

从年少轻狂到少年成名再到跌入低谷,生活仿佛又把这个少年打回原形。这一次走出低谷,韩宇又花了两年的时间。虽然在最颓靡的两年间也偶尔会有工作,但状态却大不如前,从前别人眼中的“拼命三郎”也不见了,舞蹈似乎最终真的沦落为了谋生工具之一。

因为低谷期的时候连我都练不进去,怎样给自己鼓劲都无效,我在想好像真的快三十了,三十该成家立业了,可我好像什么都没有。

真的没有办法用语言描述出来我当时内心的感觉,不想哭,也不是伤心难过,就是压抑,很压抑,不愿意去见到那些跳舞的人,把自己保护的很好,现在回想那个时候的状态,我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回武汉过年回家的三天,韩宇都没有出门,那三天他想了很多,翻看了很多以前比赛、教课时候的视频。他突然想明白了,他现在所有的骂名和荣誉都是舞蹈带给他的,并渐渐意识到其实还是舞蹈才让那么多人认识韩宇,了解韩宇到最后喜欢韩宇。

有时候生活似乎比魔法世界还奇幻,改变了心态的韩宇在重新回到上海后逐渐回归了从前的状态。经人介绍又重新做回了一名舞蹈教师,在找回对舞蹈热爱的同时似乎也找回了自己。


03 家人是内心无法掩藏的软肋

从小在武汉都是自己跑去学跳舞,然后15岁去上海,就是那个时候感觉自由自在,没有父母管着,就好开心。

但是因为这些年经历的事情,到最后自己才发现,我是把舞蹈做到了一个位子,这是自己的梦想,但是我的家人却一个一个离开我。

在他一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韩宇一直跟着爸爸生活。17岁的时候,父亲检查出来癌症晚期,做手术开刀,撑了一年,父亲就走了。

虽然从小父亲一直对他很严厉,但父亲真正离世的那一刻,韩宇回想起来他们一起经历的所有画面和细节,他突然觉得很难过,爸爸这两个字这辈子没有办法去说了。

父亲去世后三四年,爷爷也去世了。小时候,韩宇跟着爷爷奶奶一起长大,虽然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但是奶奶总会省吃俭用,偷偷给韩宇零花钱,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都留给他。

韩宇今年在录《这!就是街舞》的节目时,突然又传来噩耗,奶奶也走了。

凌晨六点半在排练房排练,家里人打电话过来,我想怎么这么早打电话,是不是打错了。

我妈跟我说,奶奶走了。然后当时一下整个人就懵了。奶奶82岁了,年纪大了生老病死,我都能接受。但是过年回去,她身体还很好,我就牵着她手,跟她聊天。我说奶奶你别操心,好好吃,好好睡,每天开开心心的就好了。

怎么人能说没就没呢。

因为当时还在录制节目,虽然导演批准他可以中途退赛离开,但是因为他是队长,考虑到整个团队,韩宇决定继续继续录制、继续参加比赛。

我即使买最早的一班飞机飞回去,我也只会哭,我回去我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我不知道这样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不对,我不想因为我个人的情绪和事情,影响到我们整个一个团队。

我当时朋友圈里说,孙子不孝。我会用自己的方法和方式去表达对奶奶的思念和想念。

这些年,父亲、爷爷、奶奶一个个离开了我,我很想回到七八岁,可以去帮奶奶做点家务,多陪陪爷爷讲讲话,聊聊天。

他知道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韩宇觉得虽然他现在什么都有了,但家人的相继离世,很遗憾他们都没有看到韩宇已经把自己的爱好发展成了事业。

在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他只想简简单单跳舞,踏踏实实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多抽出点时间陪陪家人,陪妈妈去旅游。

他也不再做明星梦,虽然依旧会参加比赛和综艺节目,但韩宇却说,他不想做艺人,只想做一名舞者。剩下的时间教很多优秀的学生,然后看着他们走向更大更远的舞台。

他教过的学生从三岁到三四十岁,各个年龄段的学生加起来数以万计。韩宇却从不掩饰自己在舞蹈上的努力,他也常常告诉自己的学生们,跳舞实际上应该是“三分学七分练”。

我是吃过很多亏,走过很多弯路才懂得这一切的。因为把那些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我不希望他们再去走我之前走过的弯路,我说不要因为说跳舞而去耽误了学习。因为即使作为一名职业舞者也必须有修养和内涵。

我还跟孩子们说过,坚持跳舞,这是你们必须要做到的事。如果连坚持都做不到,做任何事情都会半途而废。

通过教孩子们跳舞,“我更坚信了中国街舞的未来是一定很厉害的,但是一定是在他们这一代人,而不是在我们这一代里面。”

即使街舞很小众,但我们用自己的行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孩子们去分享,去感受,让他们更了解街舞的魅力。

街舞其实很正能量,要坚持,永远不放弃。我比较在意的是街舞这个文化的传播和被认可。

对于韩宇来说,没有与生俱来,只是心中热爱。

韩宇呈现在舞台上的,永远是帅气的外表,开朗的微笑,精湛的舞蹈带给人酣畅的体验。鲜花与掌声簇拥的背后,是埋头苦练时的艰辛,是没有灵感时的焦灼,是不被理解时的苦涩。

责任编辑:K-YAN
文章来源:十点人物志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