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lock:从武侠小说里走出来的说唱团体


如果说每个城市都有一个街头英雄,那么长沙的街头英雄一定就是C-Block。

C-Block在组建之初也是一直庞大的队伍,只是后来成员之间来来去去,坚守C-Block大旗的十年核心则有大傻,功夫胖,刘聪三人。

《长沙,策长沙》(《策长沙》是后来的新编版本)一曲以风趣幽默的方言说唱,唱出了长沙街头的味道,奠定了C-Block在长沙甚至全国HipHop圈的地位。

在2000年时代,C-Block一直保持出作品,而极具娱乐性的湖南媒体也热衷于将C-Block这样的HipHop团体介绍给当地民众。

在HipHop音乐不受待见的日子里,为什么《越策越开心》、《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等节目都邀请C-Block上镜?因为他们是长沙最Swag的街头文化标志性团队。

2012年,这群长沙的杠把子在C-Block团体的基础上再度组建了一个新厂牌Sup Music,同时还把来自香港的制作人老道给拉上车了,后来老道也主要负责“开车”(统管音乐制作)。

《爆出口》、《三缺一》等重磅作品上线,同时还有大量的单曲作品面世,凭借着大傻的冲劲,功夫胖的智慧,刘聪的帅气,为C-Block在圈内积累了大量的乐迷,成为了中国HipHop音乐的台柱之一。

在中国有嘻哈热播期间,C-Block作为没人去参选的团体,他们的话题度却能超越部分参选的说唱歌手,可见其影响力有多屌。

让C-Block发生质变的是老道,C-Block成员和GAI之间碰撞出来的“江湖风格”说唱,一种完全不同于美国的匪帮说唱,韩国的潮流说唱,而是植根于中国传统的“江湖”。

如果说刺头一样的GAI是江湖中的匪,C-Block则是正儿八经的侠,热血,仗义又正义;而制作人老道则充当军师(老司机)一职,偶尔开开荤,秀一下“车技”。

在知乎上有网友给C-Block下了一个定义:一群丰乳肥臀整容脸之中忽然走出来一个纯天然的女神王祖贤。

16年底17年初的一张专辑《以下范上》,让C-Block和Sup Music走上了开挂的道路,专辑里面的作品体现浓浓的江湖Style,一下子和国内最火热说唱风格区分开来。

其中一首《杀死忍者》在文化上还有向外对抗的感觉,让墙外的听众都觉得这歌儿热血沸腾。

 
 

年初时候,GAI十分不走运地陷入了一场被围攻的Diss,唯一愿意接纳GAI的就只有C-Block,并一起创作了一首《江湖流》。

GAI的那段“江湖路远,不见月黑风高,学海无涯我只求悟出此道,这天地山水真心日月可鉴,用摈榔配烟所以法力无边”这段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话不多却非常狠。

此外,在这场因GAI而起的混战中,功夫胖还有一首《跳跳蛙》,将矛头指向了整个说唱圈子的歪风邪气。

 
 
 
 

C-Block也借着《江湖流》提及他们所希望的说唱是:大家走起来才真行,百家争鸣 真的爱,给拿着mic的mc默默耕耘,所以我真不在乎你们到底谁能喷赢,那些看似正火的其实早就入魔了,于是不trap不活了有人没rap成佛了……

在浮躁中国说唱圈里,每个人都想尽办法出名,而C-Block的做法则保持“他强任他强,我燥我的场”的态度。

而GAI和PG One,以及背后的红花会再次爆出矛盾之时,大傻忽然一招《成皿宝于 Freestyle》在不伤人的同时有化解了各自的矛盾。

 

而在中国有嘻哈决赛中,三连狠砸投票机的方式为GAI投票又表达了他支持GAI的态度。

C-Block身上的侠气的确很像江湖中以和为贵的和事佬,每一次有些啥事儿的时候,都会由他们摆起“和头酒”。

C-Block有着江湖人的热血,仗义,还用着有江湖人所理解的正义。在接连爆出XX书院事件,地狱三色的幼儿园虐童事件之后,第一个“以Flow代枪”的HipHop团体便是C-Block。

 

虽然这首作品已经在微博和网易云上面被下架,但是,在这一首歌之后,一呼百应,国内的说唱歌手纷纷发声,用HipHop的方式去追逐良知和正义。

如果说C-Block是一个从武侠小说里走出来的侠客说唱团体,大傻就像一个身材魁梧的急先锋,功夫胖便是饱读诗书的胖头陀,而刘聪就是那个一刀封喉的刺客。

C-Block是难得在商业施虐说唱之时还能保持态度;在说唱歌手和新粉丝都在跟风之时创造出属于中国的独有江湖深度。

总能在关键的时刻发挥着江湖侠客的作用,用炸裂的flow替代加农炮,用良知和热血去书写正义。

中国的说唱歌手越累越多,但C-Block是少见的有血有肉的说唱团体。

责任编辑:Coldboi
文章来源:嘻哈乱爆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