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参演电影《可可西里》来自藏族 Bboy 扎西达哇


今年25岁的扎西达哇出生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是个地地道道的康巴汉子,在扎西的老家,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藏民从会说话就会唱歌,从会走路就会跳舞。也许正是因为血液里流淌着这样浓郁的艺术细胞,才促使扎西走上了舞蹈之路。

扎西是一名街舞Dancer,主攻breaking。见过扎西跳舞的人都说,他至少有八九年的功底,可事实是,从2013年至今,扎西只有四年多舞龄,比和他同龄的大多数舞者都短。第一次接触街舞时,扎西19岁,在老家玉树,他见到了一个街舞团。舞团成员的每一个旋转、跳跃,都深深吸引着年轻的扎西,他也想要成为那样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人。

“我当时找他们聊,想跟他们学习街舞。”扎西鼓起莫大的勇气求学,却被无情地拒绝了。扎西的自信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却并没有轻言放弃。“我就自己看网上的视频,看完之后自己练。”扎西说,虽然通过刻苦训练,他学会了一些基本动作,但总是不得要领,他决定拜师求学。

2013年7月,扎西中专毕业考上大学,他放弃了去西安学医的机会,独自到四川成都学习街舞。“我找到了在国内舞蹈界享有盛誉的‘星空间’舞团,拜师于杨凯老师。”没有一点基础,扎西的街舞之路注定艰辛。“刚开始去跟不上,人家都很厉害了,只有我一个人看起来那么笨拙,起跑线不一样,但又想比他们更早跑到终点,那我只能比他们更刻苦。”

每天白天上完课,别人都回家吃饭休息,扎西还会在舞蹈室里继续练,一练就是几个小时,直到天色很晚,直至精疲力尽。“那时候每天至少得带4件T恤,因为出汗量太大,T恤很容易就被湿透,每隔几个小时就要换一件。”经过一年多的刻苦训练,扎西出师了。“有一句话说的好,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虽然学到了一些要领,但想要更好,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最开始学习街舞的时候,扎西的家人是极力反对的,像大多数父母一样,他们希望扎西能够好好读大学,毕业之后找一份好的工作,这才是正确的人生轨迹。可扎西却偏偏不走寻常路,他想在街舞圈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两代人思想差异上的鸿沟一度让扎西和父母有些疏离,直到2015年,扎西开始参加各种舞蹈比赛,并且拿到很多奖,父母的态度才有所改观。“后来我也开始自己代课赚钱了,而且收入尚可,他们也就放心了,不再干预我跳舞的事情。”扎西说。

后来的日子里,扎西一边练习,一边参加比赛,有时候遇到外国评委,他会主动沟通,提出跟他们学习街舞。“因为街舞起源于西方,他们对于舞蹈精神的领悟,肯定比咱们更深刻。”这两年,扎西参加过多次比赛,也拿过很多大奖,但是他没有自满,更没有因此停滞不前,而是更加勤奋地练习。

当扎西开始在街舞界崭露头角,机会也纷至沓来。陆续有人邀请扎西参加节目录制,也会有一些街舞比赛的主办单位邀请扎西做评委。在西南地区街舞大赛后,雪花啤酒的厂商通过多方打听找到扎西,邀请他参加拍摄《雪花·康巴印象》的广告。这是扎西真正意义上的第二次“触电”,第一次则是在2004年陆川执导的电影《可可西里》中,他在里面饰演巡山队长日泰的儿子。

扎西拍摄雪花啤酒广告

在街舞方面小有所成后,扎西偶尔也会参与其他影视剧的拍摄。“都是打打酱油,也没有想着在影视圈有啥发展。”扎西没有被这个花花世界迷了眼,他比谁都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为舞蹈付出那么多,你让我放弃或者疏于舞蹈去弄别的,我做不到。”

扎西(右一)在《可可西里》中的镜头

“离开成都后,我去过上海,之后就一直待在北京,在一个舞蹈工作室教跳舞,有时候会去别的地方参加比赛,录制与舞蹈有关的节目,生活忙碌而充实。”所有人都觉得,扎西会一直待在北京,会开自己的工作室,然而今年10月份,扎西却做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决定:放弃在北京的一切,来到了西北小城——固原。

扎西和小城的缘分,来自于固原本土的街舞Dancer李云龙。“之前他加了我的微信,邀请我到他的工作室教学,我说我考虑一下。”而真正让扎西下定决心的,却是李云龙带出来的学生。“当时我们一起在成都比赛,我的右手腕因为比赛受伤了,我的朋友们都在问我有没有事,但是有一个固原的小孩跟我说,哥哥,我帮你拿药。”孩子淳朴的话,让扎西觉得十分温暖,他决定要来固原生活一段时间,给这里的孩子们教跳舞。

扎西担任评委的比赛

“很多人都不理解我的做法,觉得我为什么要放弃北京,来到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我不这样认为,舞蹈没有国界地域之分,只要能跳舞,在哪里都是一样的,而且我挺喜欢固原的,很安静,吃的东西很好吃,人也很好,那些学生家长知道我是外地的,都会热情地邀请我去他们家吃饭,就怕我觉得孤单。”扎西笑着说。

可是舞蹈之路本身就是一场孤独的旅行,大多数的时间,扎西都是与镜子和地板为伍,尤其是来了固原以后,他几乎没有相熟的朋友,也就很少出去玩了。“我觉得这样很好,可以给我更多的时间去提升舞蹈技巧。”12月份,扎西将会离开固原一段时间,作为受邀选手参加上海的一档舞蹈综艺节目。“录完节目就会回来,继续教跳舞。”当被问及会在固原待多久时,扎西想了一下,很严肃地回答:“我不知道,但是我会把我现在教的这批孩子带出来,这是对他们负责,也是对我自己负责。”

25岁,很多人已经谈婚论嫁,甚至结婚生子,但扎西说他没想过这些,在扎西的心里,把舞跳好就是他一生的事业。“因为我代表的不是我自己,我代表的是我的家乡,更代表我的民族,所以我一定要走出去,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藏族不只会跳藏舞,也可以跳街舞,并且跳的很好。至于另一半,随缘吧,缘分到了,自然就到了。”

 bboy(130)
责任编辑:Smart
文章来源:Bboy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