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街舞纪录片 《我的街舞时代》跳起来


尽管不断在亏钱,也总是在每届比赛结束后吐槽“下一年我不办了”,但她从没真的放弃过。

有一种舞种,起于街头,长于市井。上世纪80年代,街舞作为一种舶来文化进入中国,与霹雳舞、迪斯科舞厅、录像带、打口碟一同被年轻人所接纳,发展至今,街舞从小众走向主流。由中国青年报社、趣酷文化、爱奇艺联合出品的《我的街舞时代》纪录片近日上线。

街舞30年,为什么不断有年轻人把它当作梦想,前赴后继地去努力?



舞者一直都处在打破自己的状态

舞者李琦是中国最早接触街舞的一批人之一。

李琦一直记得北京玉渊潭公园的那个傍晚,小学一年级的他第一次被街舞的魅力所吸引。公园的一角,两三个哥哥聚在一起跳霹雳舞,收音机里放着欢快的旋律,他们灵动畅快的舞姿被李琦“深深地记在脑海里”。从此,李琦开始了自己的“追舞”生涯。33年过去,这个头戴棒球帽、身穿宽松T恤的北京小伙儿谈起街舞,身体就会不自觉地律动。

为了能够跳舞,买不起门票的李琦爬过烟囱,趁着父母睡着后偷偷溜去迪斯科舞厅,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组建了团队……

从模仿到创新,李琦期待,街舞在未来能够有所超越。现在的他,尝试将民族传统文化融入到街舞艺术中,加以创新,让不同的文化在碰撞中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舞者一直都处在打破自己的状态。”胡浩亮的街舞生涯是在不断融合碰撞中成长起来的。胡浩亮自学入行,和一群同样爱跳舞的伙伴从零开始,将locking(锁舞,街舞常见种类之一——记者注)、breaking(霹雳舞,街舞常见种类之一——记者注)、hiphop(嘻哈舞,街舞常见种类之一——记者注)融入到自己的舞蹈里。后来,与不同地区舞者的battle(两组选手的对抗,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斗舞”——记者注),让胡浩亮见识了更多风格的街舞。

“breaking精神,就是不断地突破,不断地打破,不断地建立新的一些形象或者是技术动作,这就是它吸引年轻人的地方。”谈起街舞30年的变化,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副主任尹国臣坦言。

爱玩的孩子拿了冠军

去年6月,新疆乌鲁木齐天山区大巴扎的一场青少年街舞大赛让很多人感到意外。

舞者普开是这次大赛的主持人,他手持话筒与每一个参赛的孩子交谈。很多人记得那天的大巴扎,整条商业街的气氛都因为这场大赛热了起来。

爱舞蹈是新疆人的天性。虽然对大部分当地人来说,街舞是个新鲜事物,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这场舞蹈盛宴的喜爱。围观大赛的人很多,有小孩,有老人。普开即兴问一位戴着花帽的爷爷,是否喜欢这种舞蹈,老人肯定地回答,让普开心中涌起一丝感动。

获奖者是当地人都不看好的三十八中。在大家的印象里,这群爱玩的孩子不是好孩子。但这次,爱玩的孩子拿了冠军。

“街舞的推广,也是一种教育。”普开坦言,“学习不好,他可能体育很好。”而街舞,让他和更多的人发现了孩子的这种可能,他认为,这种文化推广是一件好事儿。

几千公里外的福州,街舞舞者、Waacking(甩手舞——记者注)推广人Waiwai也在做着同一件事情。Waiwai已经自费办了七届Waacking比赛The Queen of Queen(街舞比赛——记者注)。尽管不断在亏钱,也总是在每届比赛结束后吐槽“下一年我不办了”,但她从没真的放弃过。

作为街舞中的小众舞种,Waacking也有其精神内涵,即纵然无人认可,也要学会肯定自己。在推广这种街舞文化时,Waiwai认为技术技巧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理解舞蹈的精神意义,这才是跳好舞的关键所在。

节目主创人员介绍说,这部纪录片的意义不止在于记录,更重要的是文化播种与传承。“这部纪录片旨在展现不同时代和环境下的青年文化”。

街舞的未来“是一个非常牛的春天”

林梦无疑是个优秀的元老级舞者,他曾连续9年获得街舞争霸赛(WIB)冠军,进了全国最早开设街舞专业的北京现代音乐学院,与杨文昊、黄景行为校友,圈内一直称他为中国popping届的“四大天王”之一,却在”梦想与面包“这个现实问题上被绊住了脚。

“为什么你跳了这么久还这么穷,连房租都交不起?”父母的质问毫不留情地道出了林梦的困境。

这是街舞圈中最普遍与现实的问题,很多人走上了靠副业养梦想的路子,林梦也曾是其中之一。当副业慢慢挤走跳舞的空间,林梦发现一切都失控了。“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要走什么方向。”生意失败后,林梦选择陪家人出国,慢慢淡出了街舞圈。

但他一直没有找到人生的方向,直至2018年《这!就是街舞》第一季,林梦重出“江湖”。没有什么能比街舞更能成就林梦,“如果让我重新作选择的话,我觉得我可能不会去做那个生意。哪怕我‘躺尸’也要躺在跳舞的这条路上。”

《这!就是街舞》之后,DJ Alone李玉龙火了,鲜少有人知道,他也曾是一名全能舞者。面对阻碍,李玉龙放不下街舞,从舞台退居幕后,他选择换一种方式继续热爱。

全民皆舞,众声喧哗,追梦之路走得艰难。当街舞Breaking入选2024巴黎奥运会项目的消息传来,国家体育总局开始备战,并组建了街舞国家队,中国街舞历史被谱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看着街舞从街头走到官方支持,四川省街舞国家队总教练、街舞世界冠军杨凯坦言,中国街舞的未来“是一个非常牛的春天”。00后是未来主力军,12岁的少年喻文乐和傅天宗已经在法国巴黎Juste Debout世界街舞大赛上一举夺魁,崭露头角。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数据统计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